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

散文|刘芬芳

2022-01-04 10:28:31    来源:大庆晚报    编辑:曹铭章

原标题:刘芬芳

  文|乔艳波

  侄子考上大学,我回老家祝贺。弟弟家新盖的房子,宽敞明亮,村民的日子节节攀升,以最快的速度,缩短着城乡差距。

  村村通公路,将现代化的经济,与这个不足四十户人家的小村畅快地接轨,物质财富的融合快又直观,精神上呢?

  和侄女一般大的一个女孩,名叫刘不傻,小丫头长得好看,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清澈纯净,圆圆的脸蛋儿似待放的牡丹花,红艳艳的涨满花苞,怎么看也没有傻相呀?却被父母起了个这样儿的名。

  刘不傻的爸爸长我两岁,从小我们一起读书,他眼睛有些近视,一直也没戴过眼镜,也没听医生说是什么眼病,后来,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我见到他时,他对我嘿嘿笑着,我从记忆深处搜寻着他的影子,这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与鲁迅笔下那个苍老的闰土,是那么神似——背驼下来了,腰弯下好多,蓄满灰白头发的脑袋,没有力量挺直,一直耷拉着,脸色因太阳过分的暴晒,黑红黑红的。

  “咋给孩子起这么个名儿?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你无情地给标上不傻的标签。对孩子来说,父母都没有尊重她啊?”

  我连珠炮似的轰过去,把我的过激反应全倒给他。分别这么多年了,他能否接受得了?说完有点后悔,只好闭口站那儿。

  他向我诉说事情原委——到了三十二岁才成家,媳妇不是那么十精九灵的,有些心眼不全。过日子没的说,吃苦耐劳,善良朴实,一家人的生活也算温暖踏实。

  媳妇怀孕五个月时,才知道自己要做妈妈了,可是村里人都说自己傻,生出的小孩也得傻。媳妇急了,到处与人争辩,说自己不傻,生出来的孩子也不会傻。“不傻、不傻”,就是全部的胎教了。孩子出生时,媳妇非常执着,一定要将孩子叫“不傻”,以证实自己也不傻。

  刘不傻再来找小侄女玩时,我特意观察一下,她智商与普通孩子没有太大差别,但是这样的名字对于孩子的成长,有着致命的打击,小伙伴们常常以“傻妮”来捉弄她、取笑她;大人们无聊时,也会逗她:“你到底傻不傻呀?”

  这样的玩笑话,待到她长大怀疑自我时,那份堆积已久的伤害,真是无极限呃。

  在侄儿的升学宴上,乡上管户籍的老同学也来了,我和他聊起这件事来,刚好刘不傻的父母也在,经过和她的父母商量,小姑娘小名取为聪儿,户口上的名字,叫刘芬芳。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乔艳波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