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教育

教师的教育问题

2021-09-15 09:33:30    来源:大庆日报    编辑:刘钰莹

未标题-21.jpg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吴非(原名王栋生)的著作《致青年教师》自2010年出版以来,畅销不衰,至今已经销售15万册,这种销量在教育类图书里确实不多见。这本书不同于一般的知识类教育图书,它来自教育一线,其内容多为吴非老师与不同学生、不同学者交流后的教育经验总结。

  典型的文章如《课前紧张是正常的》《教师仪态也是“范”》《作业评价未必要用同一标准》《的确有很难教的学生》《“全读懂”没必要》,这些文章篇幅不长,但颇有深意,若不是长期沉潜于基础教育一线的教师,是万万体会不出来的。这些总结对青年教师来说,不只是一份工作意义的积累,也是一份人生经验的总结。因为它解决了如何让一名青年教师从知识学习者到知识传授者和人格教育者的角色转换问题,为青年教师走入职场,规范教学秩序提供了很好的借鉴意义。

  有过教育工作经历的人一般都知道,老教师和青年教师的最大区别,不再于知识的多寡,而在于师生之间的人际关系维系。

  之所以说知识性学习不是教师之间的重要差别,就在于对任何有自学能力的人来说,只要他愿意,都可以通过书本掌握相当的学科知识,在短期内补齐自己的知识短板,从而成为可能的知识传授者。但在教育经验上,却不是可以通过这种勤奋的自学实现的。

  因为教育是人和人的交流,书本和学校都只是一个媒介,真正重要的是成年人和青少年之间的心理和人格影响。如果在教育过程中,没有受教育者的人格、心理反馈,教育者只进行知识传递,那就无法建立起人格经验的积累性影响,自然也就无法形成完整的教育体验。

  就教育的内涵来说,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教育都是有“教”有“育”的,“教”自然是知识传递,考察一个教师是否合格的前提一定是看他是否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是否有阐释相关学科的基础性或前沿问题的能力?“育”则是人格规范和心理影响,此处考察教师的一定是看他是否有健康的心理,是否能将美好的人格修养示范给学生。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育”的隐含力量甚至要大于“教”的显在表现。

  大多数人在成年后,一般都未必记得某位老师在某堂课上的讲授内容,但对这位老师的品行是否端正却记忆犹新,这就是“育”的力量。

  《一件事会照亮一生》中提到的“吹黑哨”事件,就是学生对老师身教的记忆。教育是一项长线工程,其余力之久远,由此可见。而且由于教育工作的特殊性,每一名教师的教育经验都是不可重复的,若要使爝火不息,青年教师向老教师请教工作经验也就成为必要的工作内容。吴非老师通过《致青年教师》这本书,将他三十年的教学工作经验与人生体会和盘托出,泽被后世,确有相当积极的意义。

  这本书还有一点值得讨论的,是他对教育光环的理性思考。《要向学生表明我们的爱憎》这篇小文,对个别教师在工作中和稀泥、不辨是非的温良形象就是个提醒。其他还如《必须遵守的教育伦理》,也一扫以教师为仆役的思维,对建立师道尊严和良好的教学秩序有一定帮助作用。教师由于没有行政执法权,只有批评教育权,在社会风气下行的时代,常会受到冲击。这是教师工作的职业特性,但也唯有如此,历史上才会有值得尊敬的教师,和值得尊敬的时代。

  吴非老师的这些文章,对各教育阶段的老师们来说,细细读来都是一个有益的工作视角。北京大学钱理群、温儒敏和北京师范大学王富仁诸位教授对基础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曾经提出过一些真知灼见,但他们的视角多属于高等教育的回望,尽管在理论和知识体系上颇有力量,但要真正在基础教育中实行,恐怕又离不开基础教育阶段各位教师的理解和支持。教师的再教育问题可以通过知识性学习来弥补,但对教学经验的体悟却只能通过老教师对青年教师的言传身教,和青年人对教育的亲身参与才能体会到。

  这也是吴非老师的书,能在高校教师的教育理想和初、中等教师的教育实践之间建立联结作用的原因。

  张大海 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教师,黑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大庆市全民阅读活动首批主讲师,曾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文艺争鸣》《小说评论》《文艺评论》等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

  张大海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教师 教育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