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

乡村画师丁荣:以烙画与冰雪画讲述关东大地故事

2020-09-16 08:19:01    来源:大庆日报    编辑:刘海涛

原标题:乡村画师

    ——丁荣:以烙画与冰雪画讲述关东大地故事

未标题-18.jpg

  百年前,爷爷带着奶奶,从山东新泰逃荒到了林甸县东兴乡勤俭村田家窑。爷爷是画匠,有一手画箱子柜子的绝活,就是曾经在乡村里流行的木板烙画。父亲继承了爷爷的手艺,类似齐白石老人,是村子里的木匠,也是画匠。

  丁荣耳濡目染,16岁就开始“跑江湖”,成为十里八乡有名的民间画匠。

  白石老人58岁之前没有离开过故乡。48岁之前,丁荣也没有离开过故乡。48岁之后,他去北京宋庄,去上海、深圳,成为当地画院的特聘画家,一级书画师,作品被中外名家收藏。

  58岁,丁荣回到乡村。因为,他在这一年找到了最终的精神栖息地,开始了与雪的对话和较量。他穿行在关东大地——画雪。雪里有家乡,家乡的路、家乡的树、家乡的人。雪是历史,是岁月,雪里有关东大地的无边往事。走遍天涯海角,这能覆盖万里群山的白雪,只有家乡才有。

  他回望遥远的童年,重新捡起家传烙画,继承并创新丁氏家族家藏烙铁烙画绝技,以一支火笔,将这种起源于西汉、盛行于东汉、即将失传的“火针刺绣”重现。

未标题-19.jpg

  9月5日,“雪润关东情·悠悠故园梦,丁荣中国画集”首发仪式在林甸县东兴乡政府举办,来自林甸县及大庆书画界的30多位艺术家参加。

  丁荣,别号白发山翁,今年65岁,林甸县东兴乡人。采写丁荣,一笔一字都要忠诚于这位民间艺术家朴素真实的内心世界。

  

  民间巧匠 文化源流

  爷爷面前摆着五盏煤油灯,五把烙铁,火苗静静地跳跃,五把烙铁依次轮流在火苗上炙烤,爷爷以烙铁为画笔,在柜子上、梳子上、匣子上、筷子上烫画。

  村子里的老奶奶,坐在炕上,把窗户纸或者牛皮纸用水沾湿(那个年代白纸与染料稀缺),放在煤油灯上熏。纸被熏成了黑色,老奶奶就用这张纸剪出一只“喔喔喔”报晓的黑公鸡!

  即使日子再贫寒,艺术与审美也都在生活里盛开。

  丁荣从小就跟爷爷、父亲学画,跟村子里的老人们学乡土艺术……16岁那年,他独自给人画了一口大柜,人们看了赞不绝口,说:“这下好了,咱屯子又有了一个画匠!”这是全屯子的荣耀。那时候,画一口大柜赚十块钱,能买二百个馒头。画匠也容易娶媳妇,屯子里的姑娘喜欢有手艺的人。

  漫长的岁月里,七十二行能工巧匠活跃在人间百姓中,一代代传承着前人的智慧和经验,生产出人们的吃穿用戴,也创造出一件一件民间艺术品。

  乡村画匠的经历,让丁荣对艺术的理解不同——人生在世,一技之长就是最好的看家本领。画就是他的命,他与画共生,一往情深。每一幅画都精益求精,容不得半点敷衍。

  那时,他是一个继承百年乡土文化艺术的少年画匠。

  二十几岁的丁荣,偶然间花两元五角钱买了一本书——《芥子园》画谱。煤油灯下,他仔细地临摹画谱里的每一幅画。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到规范的中国画教材。后来他遇到县文化馆的单作荣,了解到什么是中国画。

  “要从画匠变成画家!”这是丁荣的向往。44岁时他开始读函授大学,48岁拜师中国西藏山水画创始人刘万年,继承了刘万年32种皴法真传。再后来他离开家乡到一线城市,成为一名画师。

  当年齐白石定居北京,内心是“故里山花此时开”,他不能将家乡草木赶过山河带到北京,但家乡草木却作为一种自然信息随他来,并化作艺术信息从画中传达出来。

  丁荣亦如此。他在大城市的画廊里画的是家乡的雪、家乡的风物人情。看着自己的画一幅幅被人买走、收藏,丁荣慢慢感悟——自己大半生都在苦苦求索的“画理”,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北方的风土人情到了南方,一样被人们喜爱?

  夜深人静时,丁荣沉思不语,心海里却波涛怒吼,雪压群山,雨落大地;悠忽间飞鸟入林,转瞬间百花盛开;耳边风摇虫叫,小院人家,柴门虚掩,犬随其后……

  自己的艺术血脉中流淌的是难解难分的乡情,这种情感是普世的。

未标题-21.jpg

  

  雪韵关东:画里讲述的故事

  不怕“俗”,就怕装。

  在当下一些艺术家眼中,“寻常”已是在入口处写着“此路不通”的窄径。这样一来,内容上的穷途末路,使更多人在艺术形式上求新求变,蹊跷的“主义”、复杂的“理论”,成为书画市场的紧俏货。

  近年来,书画评论界常常谈及此话题。

  用心读懂中国画,中国画蕴藏着哲理。中国画不追求现代艺术的特立独行,更不矫揉造作,它以朴素的画面展现人性和世界的宁静。或者说,中国画有一种让世界安静的力量。

  丁荣回来了,又回到村子里。因为在58岁这一年,他终于苦寻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特有的符号——家乡的雪!

  雪里都是故事,故事里都是情节,电影般复活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东北人家,关东岁月……记忆中的百年东北,寒门陋室,土坯泥房,篱笆木寨,枯木虬枝,泥土味道……

  一位美学评论家说:情,是画家丁荣的心。

  “雪润关东情·悠悠故园梦,丁荣中国画集”首发式上,65岁的丁荣打开心扉,跟大家讲述自己——

  我出生在松嫩平原林甸县的一个小村子,那是一个城里人难以想象的穷地方。我拥有着一段一般人想象不到的、艰辛的童年生活,但那生活的真趣、人间的温暖让人难忘……

  我自号白发山翁,因我满头白发,似个老顽童;我一介布衣,草根一个,但人格独立。如今我甲子挂零,不图成名高就,只想守艺一生。从艺六十余载,几度艰难置砚搁笔,到最终还是沉淀在生命里的老感情带我找到艺术真谛——

  墨染关东沃土,笔耕雪润家乡,记忆岁月烙印,是我笔墨人生的追求与实践。我的每一幅画,都跟乡情有关。我的画是在讲故事,讲述过年,一些孩子在放鞭炮;讲述岁月里,老人们养活孩子的不易……

  无论是村庄、山野、农家,还是积雪没膝的沟沟岔岔,都是我经常关注的地方。走遍关东大地、长白松云、林海雪原、三江两岸、大小兴安雪岭……这就是我大爱的关东大地,故园家乡。

  对景写生,研习雪地皴,终于我创作出属于自己的雪地皴——水墨润之,大胆留白,摸索出适合东北民俗题材新的表现手法,创作出系列冰雪作品,如瑞雪兆丰年、雪润关东岁月烙印、东北人、关东汉、八大怪等……

  浓郁的乡村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是丁荣艺术的内在生命。因此他的画中,塞满了关东大地的人情味道,混进了孩童们热闹的歌谣……传承是一方面,面对大众和民间百姓写生更重要。

未标题-20.jpg

  

  丁氏烙画:女娃游戏

  编编编花篮/编个花篮上南山/南山开满红牡丹/朵朵花儿开得艳/金牡丹银牡丹/染红祖国大花园/摘摘摘牡丹/三朵两朵摘一篮/花儿开得多娇艳/姑娘见了好喜欢/五彩缤纷嘿齐争艳。

  小时候,女娃做游戏编花篮,三个女娃把腿盘住,跳着拍手转圈,嘴里一起唱着儿歌。

  女娃游戏,被丁荣通过“丁氏烙画”的方式,以精谨细腻的工笔画风格烫在卡纸上。烙画又称“火笔画”,古称“火针刺绣”,是中国古代一种极其珍贵的稀有画种。

  丁荣讲述——

  2015年,我已60岁,回乡两年后,如被乡情点醒,生命开始清明,我意识到,有一项责任我必须承担——传承创新丁氏烙画。用丁氏家族家藏烙铁烙画绝技、挖掘东北民俗童话、童谣,让这一古老技艺得以传承。

  以烙铁为笔、以火为色,将传统的中国水墨画,绘在宣纸、卡纸上,表现一种古朴高雅的民俗画种。让这种起源于西汉、盛行于东汉、即将失传的“火针刺绣”得以重现画廊:一幅幅拉钩上吊、儿童斗拐、打出溜滑、嘎拉哈、打水漂、藏猫猫、踢口袋、编花篮、走五道、跳方格、拉大锯、溜冰车、摔泥炮、滚铁环、弹泥球、打秋千、老鹞子捉小鸡、土孩子翻绳、挺坨等等这些关东民俗,童真、童趣、童谣重现……

  “丁氏烙画”我已命名,作为非遗传承人,我希望能把这门烙画艺术传承下去。所幸的是现在我已收了五个学生,其中我的三子丁立鹤也在传承接替。

  丁氏烙画令人叹为观止之处,是丁荣在继承的基础上突破了仅在木板上烙画的传统技法,实现在薄如蝉翼的宣纸上烙画,以其65岁花甲年纪创新完成了这种高难技艺。

  “爷爷是老艺人,父亲是画匠、木匠,他们是典型的民间艺人。我作为民间艺人的后代,梦想是当一名画家。现如今我在我的家乡——‘文化大乡’东兴乡,圆了画家梦!我感谢这块土地!”

  如《古文观止》的作者二吴,是乡间塾师。丁荣是一名画家,更以“乡间画师”的身份,传授、传承中华传统美学。

未标题-22.jpg

  丁荣:

  号白发山翁,1956年生,林甸县东兴乡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省美协会员,大庆市花鸟画家协会理事,雪域关东书画院院长,上海鸿鹄画院、深圳画院特聘画家,一级书画师;2003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姚治华艺术学院;曾受到国画大师白雪石先生指点,为中国西藏山水画创始人刘万年入室弟子;作品曾在首届“画圣吴道子美术馆当代中国书画名家大赛”中获银奖,第八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荣获银奖等。

  大庆日报记者 白玉兰 文/摄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乡村画师 关东大地 故事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