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

坚实的土地和广阔的生活

2020-09-01 08:41:28    来源:大庆日报    编辑:刘海涛

原标题:坚实的土地和广阔的生活

    ——在东兴乡大地发现中国新时代乡村题材创作的源泉

未标题-11.jpg

东兴乡组织全乡数百名党员参观铁人纪念馆,激励他们珍惜共产党员身份,学习铁人精神,发挥先锋模范作用。

  2009年,王国宁领着旭日村村民打响了那场史无前例的泥草房改造战役。建房期间,老天一气下了70多天雨,三百多户人家,几千名男女老幼住在门前临时搭建的马架子里……八十多天没有回家的王国宁,累病昏倒在花园镇收费站。

  几辈人蜗居的烂泥房焕然一新,一算账,全村家家户户算在一起欠债几千万——没退路了!

  房子盖好后,全村讨论的第一件事就是——咱们今后怎么办?

  “做了很多尝试,领着乡亲们养猪,最后失败了!领着养鸭子、种菜!在九区批发市场给他们卖了三年菜,给他们卖猪,买猪的厂家让喝酒,我喝多了,半夜睡在大雪里,十个手指头冻黑了……”

  问:“为什么一定先盖房?”

  “心气儿!”他说。

  当时,王国宁任林甸县东兴乡旭日村村支书,时年36岁。

  王国宁现任林甸县东兴乡党委书记。

  采访时问他:“在你心中,你和东兴乡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就是你(指自己)把东兴乡的每一个细胞都激活!”他说。

  “你总是关注未来中国乡村的发展,在我心中的答案是什么?我不想去谈辉煌变化,我理解的,是有一天农民(这个职业),真正被人尊重——这里面包含的意义很多!”他说。

  播种、收割、春夏、生长,它们嵌入在平静日常的生活中。我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人与天空、大地的一体关系。“天似穹庐,笼盖四野”,人于如此辽阔之中,又有所归属。

未标题-12.jpg

2010年,旭日村蔬菜大棚建成后,棚内第一批蔬菜长势喜人,图为王国宁(左一)与乡亲们在大棚里。

  回到村庄,回归常态。回到坚实的土地和广阔的生活。当年旭日村泥草房改造,王国宁曾向长春的一位老支书取经,老支书说:你应该先发展生产,先挣到钱!然而他却逆向思维——“……不行,先盖房子!要把一个村子的日子过好,先得激活一村子人的心气儿,这道鸿沟得迈过去!”王国宁这是把自己与全村人的命运彻底绑缚在了一起,从此一起承受生活的磨砺……

  这种情感的巨大、波澜壮阔,藏在他们的柔软和疼痛里。如列宁说:“没有人的感情,就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人们对真理的追求。”

  

  把东兴乡的每一个细胞都激活

  百米河边村庄里的创业故事

  2001年,王国宁27岁,任旭日村村支书。旭日村是由两个贫困村合在一起的大村。全村9个自然屯,3000多口人,原来的两个村办公室房倒屋塌,陈欠债务720万元。当地群众形容:一屯打,二屯闹,三屯四屯蹲大道;涝了不排水,旱了不灌溉,园子种草不种菜……

  王国宁和村干部下去走访,在一户农家院里,突然遭遇狼狗袭击,村干部的裤脚和棉鞋被狼狗掏豁了,而这家人却趴在窗台上看热闹。

  第一年,王国宁啥都没干,就是瞅、观察。“因为我非常清醒,我是全东兴乡最弱的村支书,党组织在这个村是瘫痪的。早时候这个村是出胡子的地方,民风彪悍。”

  早晨四五点钟起来,村庄里炊烟袅袅,王国宁开始串门子,五六百户的饭没有一家饭没吃过,赶上谁家,就在谁家吃。然后听,听他们说啥……

  乡土世界的美好就在于“祖坟依偎着村庄”,祖先的记忆、父母的记忆在村庄里平静地保存下来,村庄里的人长期在那里生、在那里死。这是王国宁心底的情感。

  但现在就这样对望着,形成一道鸿沟。

  “村干部是5个村凑来的。我用一年时间,天天带他们走、看、学习。学上边文件,看别人咋干的,但我光学不落实,只跟大家讨论,讨论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激活人心的过程。”“一次,去甘南县兴十四村(龙江第一美村)回来,开班子会,把大家说哭了——‘都是农民,这是咱们的耻辱’!”

  “这3000多口人跟城里人不同,城里人楼上楼下不说话,这3000多口人是‘用线连着’的,3000多个脑袋,有一个想明白了,就都想明白了。咱们就5个脑袋,一定要拿出真心,不拿出真心啥都干不了!”

  “做的第一件事,是清理土地,揭开矛盾焦点。历时7个月,就是俩字——公开。和老百姓做事,一旦把事情公开,你就在这等着就行,前提是你没有私心……”那道鸿沟裂开了缝,阳光照进来。

  “这以后,村班子开会嗷嗷直干仗,我说建大棚,副村长说建大棚要是能赚钱他光腚走出去,我说要是不赚钱我倒着走出去……我就要那种氛围,有时一个人自己思想还打架,更何况是几个人,所以一定要充分讨论。但无论吵成啥样,我们出去,面对老百姓时,马上一致……”

  “村干部成立合作社,天天上九区批发市场给老百姓卖菜,整整卖了3年。就是你得给老百姓一个理由,为啥相信你?为啥依靠村两委?泥草房改造时,村干部嗓子喊哑了,身体累垮了。我们还盖了24间免租房,10间养老院,14间村幼儿园。24户老弱病残住进了新房,120多名幼儿免费入托,10户抗美援朝老兵住进了军人福利院,最后盖了村办公室。”

  “我们搞民生,专门抓老年人群体。我们是村老头老太的粉丝。村上干点啥事说服不动老人的儿女,老头老太太能骂死他!”

  “到后来,村委会在旭日村啥样?!村里要盖一栋房子,涉及到十几家的猪圈要扒,没有一个老百姓阻挡,看都懒得来看一眼,因为信赖。”

  2011年8月,经全体党员公推直选、组织批准,王国宁任东兴乡党委副书记。

  “离开旭日村的时候,我一宿没睡,开着车围着村庄转,坐在车里想,我在旭日村,我干了多少?在哪些方面留下遗憾!”“我在旭日村也做过错事。那时候纳税,有几片地涝得不行,我就一层层申报,把耕地面积变成28156亩,这个数字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报完就听着信了,国家要给钱了……我就去各个屯开会,跟大家说——今天没别的,就是赔礼道歉来了,如果每家少拿了,我个人卖房子卖地给大家,每个屯子,走的时候我都鞠一躬——后来没有一个老百姓找的。”

  “实际上老百姓最善良,他们应该得到尊重。”

  没有比生活更古老的过去,也没有比生活更加高远的未来。在创业中真实实践的人们,最敬畏生活!他们知道唯有生活掺不了假。他们慢慢找到的那个答案,就是务实,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YTK@H([(B16G%4}4$8{RK65.jpg

  

  人回来了

  乡土世界对文化最深的影响在于培育出一种精神世界

  2017年,义和村爆发水田开发事件。

  义和村居于百米河东,百米河水向西流,开发水田需要挖渠建泵站,要占地,地要打乱重分。老支书挨家挨户签字,当时村民也都同意。但后来却矛盾爆发,老百姓说啥也不同意开发了,跟村上较上劲了。

  “农民是啥心情呢,你今天上他家说他好,他受多大委屈,他不跟你计较。要是哪个农民不讲理,坚决跟村上作对,你就往前查,一定有一个阶段某个干部不作为,或者乱作为造成的。”

  王国宁专门把义和村拿出来剖析,专门由这个案例讨论如何打造群众满意的基层党组织,谈论为啥义和村水田开发,有三个老百姓蹦出来,最后导致百姓与村委会对立?

  起因很简单,就是挖的沟有点宽,几个老百姓问是不是有点宽?村里回应:这跟你们有啥关系?第二天,这几个老百姓又联合几个老村民代表、老党员,要求看图纸,村里没给看。村民觉得没得到尊重。

  矛盾爆发后,乡里60多名干部全部下去,挨家挨户走。王国宁跟大家规定:进家门不超过两个小时不能出来,撵都不出来。老百姓不理:“这水田再好,也不同意开发了。”工作做了整整七天,把跟全村有关的社会关系都调动起来,一家一家谈……最后义和村水田顺利开发8000亩。”

  “单云竹是全乡年纪最小的村支书,大伙都叫他单亮子,水田事件后被‘临危受命’。他最愿意开村民小组会,一年一百多场,开会老百姓都怼他,他还愿意听!我也怼他,因为那时我是乡组织委员,当时义和村党组织被定为软弱涣散。经过半年时间,一来二去的老百姓心顺了。”“现在单亮子不开会,老百姓都问,咋还不开会呢?义和村现在是全乡最美家庭评比开展最火热的!”现任林甸县宣传部副部长杨欣华说。

  乡土世界对文化最深的影响在于培育出一种精神世界。东兴精神,外在具体体现就在村民小组会,去年十个村64个屯开了将近一千场,针对红阳村修排水沟这件事,就开了20多场。一开会老百姓全都来,“村里有啥事都告诉我、重视我”,老党员们都拿着小本认真记。乡里60名干部,每年两次对全乡4378户常住户进行全覆盖式大走访,“访民情、察民意、听民声”,形成各村《脱贫攻坚大数据信息一览表》……

  “我跟村支书们说,你们不用创新,你们就相信党,党建工作是党用鲜血和生命总结出来的经验,你只要落实好,就能干好。但关键你得懂,什么是党建!”

  “我说给你的村子画个版图,这个圈内的事都是你的事,不管多大的事,多小的事。”

  义和村修路,单独为一户人家修了0.7公里的路,那户人家孤零零住在离村0.7公里处。路修好了,通进了全村人的心——

  全乡700多名党员的生日,用电脑设置成自动提醒。生日当天,60岁以上的党员会收到生日祝福,70岁以上的党员会收到蛋糕,80岁的老党员,村两委会去他的家陪他一起过生日……

  建党九十八周年,乡里开了四辆大客车,两辆救护车,拉着四五百名党员到铁人纪念馆参观……

  东兴乡的党员,轮流值班。值班当天,要参与村上的村务工作!

  在乡村发展建设里面,我们应该多一些尊重,在生活的每一个层面,都需要这种尊重。“激活”每一个细胞的后面,就是由这种尊重慢慢建立起来。有一种深远的温暖。

  采访即将结束,车在百米河边的乡间路上行驶,路过乡产业园,路过一个个现代化村庄……王国宁说:“脱贫攻坚对于乡村的发展,就像鱼儿遇到了水!没有脱贫攻坚,就没有东兴乡后开发的20多万亩水田,几千公里沟子渠、几百公里公路、几千户泥草房被消灭掉,人们全都吃上自来水……”

  波澜壮阔的脱贫攻坚战,与每一个被激活的东兴人,共同交响出一场新时代乡村创业曲。

  “几年前开会,我跟村支书说,全乡户籍27000人,人口只有9000人,这是咱们最大的耻辱……现在我最愿意说的一句话是:三年前人口普查,东兴乡9000口人,现在12000口人,人回来了……”

  挣扎与蜕变,冲突与渴望,生长与奋斗,爱与希望……这是中国新时代乡村创业最真实、最动人的图景。他们行走在大地上,与一个个未来不期而遇——人民群众是实践的主体。

  他们从来不是大时代的被动接受者,他们的参与与行动,汇成时代的洪流,汇成时代的强音,汇成大时代的茁壮成长。

  无需像采访之初,欲问百米河边的东兴人:“为什么深耕这块土地?为什么不离不弃?”

  王国宁是千千万万乡村创业的代表,他始终婉拒接受采访,是他磅礴深沉的情感里,深藏着新时代,深藏着给他干事信心的县委领导,深藏着每一个与他共同创业的父老乡亲……

  像他们一样纯净无染,像他们一样真实不虚,像他们一样敬畏生活、扎根大地;像他们一样与现实、与大地、与心灵富于血脉深情;像作家阿来所说——往深里看,以这样的方式体察中国所以为中国,一个曾经衰老的中国,如何一点点改变,从物质到精神,再度走向强盛的内在秘密。

未标题-13.jpg

  东兴乡被誉为“文化大乡”,每年举办各类主题文艺汇演多达50多场。图为2018年重阳节长发村孤寡老人住进了幸福大院,一百五十人扭秧歌庆祝。通迅员 高志强 大庆日报记者 白玉兰/摄

  语结

  快到九月仲秋了,东兴乡的老百姓说,到那时你来——东兴乡的秋夜美极了——听万顷稻田蛙声一片……

  在一部纪录片里,这样讲述东兴乡的创业故事:这里原本没有河,那条汩汩流淌的百米河,是为大庆油田挖的一条人工河,多少年来居住在岸边的东兴人,从没想过这日夜流淌的河水,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这里原本不产水稻,东兴人守着那片贫瘠的土地,年复一年,种下老玉米、红高粱,如今荡漾在田里的是那碧波万顷正在扬花吐穗的稻田;这里原本贫穷,乡亲们住在低矮的泥土房里,夏不避暑冬不避寒,1998年那年洪水赖以栖息的土坯房,被冲了个七零八落,然而这已经成为过去,映入眼帘的是整齐划一,错落有致的农家小院,家家透着殷实,户户透着富足……

  大庆日报记者 白玉兰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中国新时代 乡村题材 创作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