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

这儿!是黑龙江省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地方之一

2020-07-22 07:50:09    来源:大庆日报    编辑:刘海涛

原标题:这儿!是黑龙江省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地方之一

第二期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小拉哈遗址

  小拉哈遗址距今已有6500年历史,是“黑龙江省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地方之一”。

  遗址呈现出新石器、青铜器、早期铁器三叠文化层,这一发现在松嫩平原尚属首次。

  小拉哈遗址让人们在同一地点领略三个不同历史时期文化的同时,为松嫩平原上的昂昂溪文化研究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小拉哈,本是肇源县义顺蒙古族乡东义顺村一个普通的屯名,但在这村庄向北300米,一条隆起的恰似龙脊般的漫岗上,埋藏着6500年前古代先民生活的遗迹。

小拉哈遗址考古现场。(资料片)

  28年前,来自省考古研究所和吉林大学考古学系的考古人员来到这片土地,发掘考证。经认定,这里是“黑龙江省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地方之一”。

  考古专家的这一观点依据何在?小拉哈遗址又是怎样被发现、被发掘的呢?如今,这处遗址保护情况如何?《访古寻踪》第二期,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小拉哈遗址。

  

  趟地“趟”出来的遗址

  黝黑的皮肤,花白的头发,朴素的衣着……7月10日下午3时,小拉哈遗址保护标志碑前,一位老人正在四处张望,他就是小拉哈遗址文物保护监察员张文海。

  今年72岁的张文海,是小拉哈遗址的守护者。遗址所在土岗下的一处小平房,便是他的住所。那里曾是肇源县引嫩工程指挥部的办公场所,工程完工后,便成了张文海的家。每天,张文海都会从家踱步到岗上,认真巡查一番后,再回去。这一来一回,便走了20年。

  “遗址是我趟地‘趟’出来的。”提起小拉哈,张文海老人打开了话匣子,“1989年,我们屯划分责任田,遗址所在的8亩土地分给了我们家。1992年夏天,天气也是这么热的时候,我正用犁杖翻地,突然感到犁杖卡到了硬东西。我从四轮车里拿出铁锹,往地下挖了一尺多深,就挖出来一个石器,形状很像一把匕首。”

  当年,这里已经被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难道这是文物?”张文海觉得这把“匕首”不寻常,索性放下手里的农活,和家人一起继续寻找、捡拾。

  “多数都是石器,石斧子、石铲子啥的,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装进尼龙丝袋子里,装了满满两袋子,送到了县博物馆。”老人清晰地记得,那天天气很热,他赤膊蹲在地上捡石器,被蚊子咬得满身是包。

  “这些确实都是文物,是宝贝!”张文海捡到宝贝的消息被逐级汇报到县、市文物管理部门和省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

  同年7月至9月,黑龙江省考古研究所和吉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人员联合,在此处进行了较大规模的发掘,就此揭开了小拉哈遗址和小拉哈文化的神秘面纱。

  “其实,早在1978年修水渠的时候,小拉哈遗址就已经被发现,1984年这里被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只是一直没有进行发掘。”自2009年来到肇源县工作,义顺蒙古族乡党委副书记汪泽涵便对县境内的文化遗址情有独钟,尤其是近几年,他时常到遗址查看,对小拉哈遗址的发掘过程熟记于心,“最初,附近的居民在这里捡到过一些陶罐、玉器等器物。据《黑龙江肇源小拉哈、狼坨子青铜时代遗址调查简报》记载,1978年春,肇源县引嫩工程施工过程中,兴修水渠时首次发现了小拉哈遗址,翌年,黑龙江省文物考古工作队和绥化地区文管站对遗址进行了调査和钻探,但一直没有进行系统的发掘和研究。直到1992年,张文海无意中发现诸多文物后,为进一步了解遗址的堆积状况与文化内涵,考古人员对此处进行了第一次较大规模的发掘。”

  

  代表新考古学文化的二期遗存被命名为“小拉哈文化”

  仲夏时节,万物并秀。洪源湖畔,水草丰茂,一条稀疏的古榆树带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古朴和静谧。

  “古代先民正是看中了这块福地,在此聚集、繁衍生息,小拉哈文化就此形成。”市文物管理站站长颜祥林说着,指向洪源湖中的一处孤岛,“你看,就在那杨树和榆树遮蔽下,是狼坨子遗址,那里之前出土过人骨架、玉饰、陶器等文物,也曾发掘出古墓葬,和小拉哈遗址的历史年代相近。”

  相距二三百米,就有两处遗址,且石器、陶器、骨器等文物蕴藏量之丰富,在众多古遗址中实属罕见。

  颜祥林介绍,让考古专家更为欣喜的是,经过考证,白金宝遗址约在3900年前曾有黑水先民聚居,而小拉哈遗址距今已有6500年的历史,是“黑龙江省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地方之一”;不仅如此,小拉哈遗址呈现出新石器、青铜器、早期铁器三叠文化层,这一发现在松嫩平原尚属首次。它让人们在同一地点领略三个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为松嫩平原上的昂昂溪文化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此处遗址,对研究这一地区古代民族关系、经济与文化发展等具有很高的科研价值。

  “鉴于小拉哈文化在考古界的价值和地位,它于1984年被肇源县人民政府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被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5月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第七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肇源县文物管理所所长张振说,小拉哈遗址被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后,他们为小拉哈遗址竖立了文物保护标志碑和界桩,并重新划定了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

  指着一处凹陷区,张振介绍道,1992年的发掘,考古人员在此处共开发出5米见方的探坑38个,连同扩方及清理断崖遗址在内,发掘总面积达1100多平方米;共发现墓葬、房址和灰坑等遗址165个,累计出土大量骨网钩、陶网坠、蚌镰、石铲、石斧和玉器等新石器时代或完整或可复原文物450余件。”

  据《黑龙江省肇源县小拉哈遗址发掘简报》记载,专家们将出土文物进行归类,依据其年代早晚分为三期:第一期甲组出土的陶器,约处在公元前4500年左右,属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距今6500年;第一期乙组遗存应归入昂昂溪文化范畴,出土的陶片经检测,年代为距今4000±360年,动物骨骼经碳-14测定,年代为距今3688±104年,属本地区最晚的新石器遗存;第二期年代距今3830±340年,为早期青铜时代,年代大致相当于中原地区的夏商时期,被命名为小拉哈文化遗存;第三期遗存纳入本地区早期铁器时代的汉书二期文化范畴。

  那么,为什么没有把年代最古老的、距今6500年的第一期遗存命名为“小拉哈文化”,而是把距今3830±340年的第二期遗存命名为“小拉哈文化”?

  “这是因为,第二期遗存与同在肇源县发现的白金宝文化相比,文化面貌存在较大差异,代表了一种新的考古学文化。”据肇源博物馆副馆长孟庆东介绍,白金宝文化遗存以绳纹、篦纹、三足陶器为代表,小拉哈二期以直口素面台底器为主要特征,以罐、壶、碗为基本器物组合,两者存在本质区别。而且第二期是目前松嫩平原地区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青铜时代遗存,“这种文化的发现和确认,填补了本地区早期青铜时代考古研究的空白,遂将它命名为‘小拉哈文化’。”

  

  古代先民的人头骨,成为5000年前大庆地区有人类活动的佐证

  在查阅资料时,记者发现,有人称“在小拉哈遗址附近捡到过人头骨,碳-14测年为5330年前。张文海也曾在小拉哈遗址里捡到过人头骨。”

  “大约在2002年,我捡到了一个人头骨,后来孙县长(时任肇源县副县长的孙德军)知道后来找我,我就交给他了,目前这个人头骨被存放在肇源县博物馆里。”张文海说,在那之前,确实还有人在附近捡到过一个人头骨,还被送到北京进行鉴定。

  据了解,2008年,经北京大学加速器质谱实验室第四纪年代测定实验室测试,小拉哈遗址附近发现的人头骨是碳14年代(BP)5330年(所用碳14半衰期为5568年,BP为距1950年的年代),误差为35年。

  “专家推断,小拉哈是黑龙江省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地方之一。被发现的这个人头骨,证明5000多年前大庆地区就有了人类活动,它是专家做此论断的有力佐证。”颜祥林说。

  除了上述这两个人头骨,还发现其他的人头骨了吗?

  “在上世纪60年代‘备战备荒’,社员们在挖壕沟时、生产队盖牛圈打地基时,也经常挖出人头骨,不过当时人们感到害怕、认为不吉利,就将它们埋起来或扔掉了。1998年松嫩两江发洪水时,小拉哈这一带还冲出来好几个人头骨。听我父亲讲,这个地方以前不是坟地,冲出来的不可能是我们老一辈的骨骸。我们猜测,那些极可能是古代先民的遗骸。”张文海说道。

遗址上的花生田。

  

  不破坏文化层的浅耕,不会影响文物保护

  自小拉哈遗址的面纱被揭开,这片土地备受瞩目。来此参观的人,不在少数。别人眼中的风景,却是张文海的生活,二十年如一日的巡查守护,这片土地不曾被破坏。

  “也有不知情的人来这里挖土、拉砂子,但都被我及时劝阻了。劝说后,这些人也都表示理解。”张文海笑着说,时间久了,村民也都自觉不来这里挖取砂土。

  今年年初,张文海的老伴生病住进了县医院,需要人照料。出于无奈,张文海暂时离开了家,“离开后放心不下,担心有人破坏遗址。疫情稍微好转我就赶紧回来了,及时制止了两起挖土行为。”

  4月20日左右,刚从县医院回到家的张文海,马上到遗址查看。“眼瞅着一台挖掘机开过来,正要挖土,我立刻上前把他们拦住了……这件事还没过去一个月,又来了一台,说是要建水池养螃蟹,缺土,来这里挖一些,也被我制止了。这两拨人都是外地的,不熟悉这里的情况。我跟他们一解释,他们都挺配合地说不挖了。”

  除了阻止人们在此处挖砂土,保护古遗址还有哪些举措?种庄稼会对古遗迹造成损坏吗?

  “如果古遗址在被发现之前,种有基本农田,那么在不破坏文化层的情况下,可以继续进行浅耕,种植根系不发达的农作物,比如花生、玉米、大豆等作物。”张振介绍说,文物遗址保护的主要措施,包括属地要有文物保护组织,遗址要有专人看护,要竖立文物保护标志、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还要加强日常的检查巡查和维修维护等。小拉哈遗址上层约1.5米是耕土层,种庄稼不会对遗址造成破坏。

  关于其他保护措施,义顺蒙古族乡人大主席薛向春介绍,除了借助村两委的力量定期巡查外,他们还结合巡河制,对遗址进行巡查,一旦发现违规行为,立即制止。

  大庆日报记者 王翠 文/摄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黑龙江省 人类活动 小拉哈遗址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