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

油陶诞生之初的故事

2020-07-07 06:00:06    来源:大庆日报    编辑:张璇

原标题:油陶诞生之初的故事

    第一窑

    破译传统黑陶烧制工艺,烧制天下“第一黑”——油陶

未标题-14.jpg

2010年,大庆油陶第一窑“光彩”出窑。

未标题-15.jpg

第一窑出陶,徐良钻进窑里取陶器。

  “我这双手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它是表达心灵的一个媒介”

  “入目无别人,四下皆是你”——徐良微信里是一只刚刚拉坯成型的陶坯,在这只陶坯旁,他写了这句话。

  因为疫情,所在的高校没有开学,徐良回到了大庆,回到老师李方海身边——他喜欢在老师身边呆着,像多年前一样,拉坯、设计、雕刻、烘干、烧制、出窑……不过现在他多了一件事——带徒。

  徐良已被渤海大学特聘为教师,成为辽西土陶代表性传承人,又是黑龙江陶瓷艺术大师,在行业内深具影响力。但在老师面前,他还是那个憨厚的学生。

  “我虽然叫他老师,但在我心里,他像我父亲一样。”他说。

  采访徐良最好的方式,就如访一只陶,只需看他,不需言语。因他实在不善言谈。与徐良见面回来后,记者翻阅他的微信朋友圈,边看边根据上面的内容采访他,便有了以下徐良说的一段话——细细去品味,可感受到油陶团队在最初创始阶段的酸甜苦辣——

  我出生在哈尔滨市宾县下面的一个屯子。

1.jpg  

  2008年考入大庆师范学院环境艺术设计专业。2009年冬天,我们学院有实践教学冰雪雕活动,我在那时候认识了老师(指李方海),当时就想向他拜师学雕塑。我们班原来有12个学生,我是后去的,加上我是13个。雕塑课上,老师开始做陶泥,那时我对制陶还挺不屑呢。后来雕塑专业课上完了,老师就教我们制陶。

  每天早晨,老师领着我们13个学生跑步。全学院只有我们列队晨跑,那种团队的感觉特别好,大家在一起总是乐呵呵的。

  最开始接触制陶的时候,是在老师的办公室。当时老师就住在办公室,还没有这排独立的平房(指大庆师范学院油陶研究所)。办公室堆满了图纸,特别多的图纸。

  那段时间真苦。有时候老师带着我们干些雕塑活,赚的钱都投到陶里。

  ……真是废寝忘食地烧窑,把所有精力都用在研发制作上,什么都忘了……

  烧窑!烧了老多窑了,有一百多窑吧!当时窑建得不是很专业,煤烟呛人,鼻子被熏得黢黑,脸上满是黑灰,但人还挺乐呵的!

  后来窑烧得不能用了,又建了新的窑。那时候都是土窑,出窑后看那陶,都碎了,没一个好的……就这样慢慢儿地积累经验,总结教训。烧一次窑七天七夜,看着手表,有时候打个盹儿,突然一激灵就醒了……

  艺术?关于艺术,每个人的认识不一样吧!我感觉它能直抵人心。

  最高的艺术一定是有哲学在其中,给人带来思考,带来启示。

  油陶,在我看来,它是有灵魂的。

未标题-13.jpg

  从有这个想法到烧出第一个作品,那时它只是单纯地用一种形式表现大庆地域文化。现在,它更加艺术性地表现这种地域文化。

  其实我就是一个有手艺的匠人,我这双手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是表达心灵的一个媒介。

  我以“器物有魂魄,匠人自谦恭”这句话来约束自己。以前我没有这种认识,可能是因为思想境界没有达到的缘故吧。但我身上有一种东西始终是不变的,就是做出一个陶,不管好与坏,过程都是开心的。

  要是问我,为啥能坚持到现在?当时做油陶的确看不见未来,转专业跟老师学雕塑,或许是因为老师某一方面吸引了我,或许我就是为了油陶而生的,就像油陶的生命本来就属于大庆一样。

  七下绥棱

  “刚学陶艺你只是好奇,一年之后你还是有点喜欢,两年后你爱上了这种表达方式,三年后你学会欣赏自己”——这是徐良对徒弟说的话,但他写在了微信里,他知道徒弟会看到。

  徐良想说给徒弟的是:艺术审美活动使人获得人性的完美。

  徐良是油陶团队的代表性人物,是李方海创始大庆油陶的代表性继承人之一。现在他已经带徒弟,但在最初研发阶段,几乎没有学生坚持下来,来了,呆了一段就都走了——未来一片迷茫……

  一次采访中,李方海曾说——油陶真正成功的那天,应该是在第三代,即徐良的徒弟身上。

  当时,我问李方海:“如果真正的成功在第三代人身上,您作为创始人,就是奠基者的角色了?”他回答:“真正做成了那一天,也不会大喜或大悲,可能我想消停地躺着睡一觉,好好地睡一觉,香香地睡……”

  油陶团队是以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矢志不渝,才取得今天的成果!

  如徐良描述,当时李方海就住在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办公室里,一夜一夜苦思冥想。“另外有几个同道中人,嘴里说着‘这就是个梦’,但仍然跟着一夜一夜到天明。困了,三个大男人,只有一张床,其中两个一颠一倒睡床上,另一个把被单拽下来,席地而卧。”现任大庆师范学院油陶研究所主任张立说。

  忽地有人猛然醒来,见黑暗中一个身影,那一定是李方海……没准,当天下午,他们又赶赴绥棱……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去绥棱了。

  为何去绥棱?

  如前文所叙,雕塑师李方海为“万人会战史诗”微雕苦寻材质时,身边的一位老师戏言“土最便宜”,由此他想到绥棱黑陶。绥陵小县,有着100多年陶器烧制史,陶厂就有三大家。

  去绥棱,只为一件事——破解黑陶熏制工艺!

  传统黑陶,被誉为陶中“贵人”,距今有四千多年历史。1928年,考古学家发现这一史前遗存。直到1989年,黑陶的制作工艺密码才被破译。即使破译,也仅仅知道熏烟渗碳技术,至于用什么材质熏制?如何熏制?各陶厂多是继承祖传秘方,密不外传。

  果然,几去绥棱,人家只让参观,到了关键所在——烧窑处,就不让看了。

  当时,全国有200多个黑陶厂,李方海几乎走遍,山东、云南、浙江、景德镇……所有这些地方都谢绝参观熏制工艺,熏制技法密不外传。

  再访绥棱,夜半无眠,醒来见窑火烧得正旺,他闻到了某种材料的味道——

  破译

  李方海破译了中国黑陶熏烟渗碳技术。

  “一旦破译,发现道理很简单,就是物质在半燃烧状态形成大量活性炭,这种活性炭进入陶体之后就变成了黑色!”

  李方海激动起来,因为,他马上想到了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石油!令他激动的原因还有一个:遍访全国200多家陶厂,大多数陶厂都还是在“卖历史”,都还只是在传承古老的技艺,没有创新,全国范围内几乎都是这个现状。相比之下瓷器发展迅速。

  陶是怎么来的?陶的产生是古代先民在一次山火之后发现泥巴经过火的燃烧可以变硬,如果做成器物可以盛水和食物,于是陶便产生了。从最早成为人类吃饭喝水用的器皿,到秦砖汉瓦,陶器与人类最相亲,最具人间烟火味!

  创新,是文化遗产得以长久传承的重要因素。

  李方海深知这一点。如何创新?他首先想到了颜色——古老的熏烟渗碳技术虽然能将土陶烧制成黑色,但都属于“黑灰色”,理想纯正的“黑”陶,已成为人类几千年追逐的梦中幻影。

  试验开始,艰苦卓绝!

  “烧了太多窑,成功率低到让人绝望,后来没办法,土坷垃都烧,我要的是颜色,还有工艺,反复试验,不断失败,无数次失败……每一窑都是七天七夜……每一窑烧的都是自己的工资、是从朋友那儿借来的钱……”

  七天后,窑门打开,仍然破碎一地!绥棱陶厂人说:“大庆根本不可能烧出陶,大庆的土烧不出陶来。”

  这一判定足以毁灭李方海所有的坚持!多少次,一个人的孤独无助,无人理解,一个人的负重前行,如痴如狂……他都默默走过来了。

  大庆的土不能烧陶?久远的窑烟,是否曾在这块土地上缭绕过?忽明忽暗的烟斗闪了一夜,他在想——

  他终于打听到,在大庆,有个村子就叫瓦盆窑,就在林甸县境内,据说村里还有个瓦盆窑的传人!

  李方海、张立等几人寻访瓦盆窑,见到了瓦盆窑传人老屋顶上破碎的瓦片,老村里三座倒塌的旧窑洞——据说已有百年。李方海来到窑前,跪拜不起……

  人间万事,世间万象,一切现代的东西,皆有根源。

  不忘根,心有源,人才得以扎扎实实地存在。

  大庆油陶“出世”:天下“第一黑”

  2010年初秋,大庆油陶第一窑成功烧制出窑!

  大家拥抱在一起!

  大庆油陶终于诞生!

  2011年,大庆师范学院油陶研究所特别举办了“大庆油陶”第一窑开窑仪式。

  今天,人们可以认定:大庆油陶原本就属于这块神奇的土地,这座英雄的城市!

  因为烧制过程中,温度到600摄氏度就无法再升上去,在破解这项难题时,李方海想到了数千米地下的井下岩屑、沙子……再通过石油熏制——大庆油陶推动了中国黑陶变革——黑如漆,亮如瓷,薄如纸,坚如石,击如磬,实现了天下“第一黑”,成为真正的“陶中贵人”!

  “第一窑,或者说第一代大庆油陶,不是器型上的成功,是熏制工艺的成功,是技术改革,研发创新的成功!”李方海说。

  如果与后来精美的大庆油陶相比,第一代大庆油陶在外观器形上朴实无华,但它让李方海热泪盈眶,因为它的生命里,容纳的全部是这块土地上的元素——至此,他知道,这是这块土地赋予给他的使命!

  由他来实现,他唯余感动!

  “艺术是人类最理想的表现,它是由精神必然而产生的。”审美学家席勒说。

  大庆日报记者 白玉兰 文/摄

扫一扫,手机打开浏览

关键词:油陶 诞生 故事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