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文化

人缘 地缘——大庆

2019-10-17 08:42:14    来源:大庆日报    编辑:张璇

原标题:人缘 地缘——大庆

    因为大庆的精神性,也因为他们是“北方雪雕民俗艺术”第一代个体传承人

  张立翔

  大庆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大庆油田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李慧

  大庆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副教授,2019“北方雪雕民俗艺术人才培养”项目负责人之一。

  孙大力

  大庆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院长、教授,大庆市艺术设计协会会长,动漫设计协会主席。

  温泉

  大庆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2019“北方雪雕民俗艺术人才培养”项目培训班班主任。

  李方海

  大庆师范学院陶艺研究所所长,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中国黑陶协会副秘书长,黑龙江冰雕协会副主席,黑龙江雪雕设计协会理事。

  孙大力记忆里是老粗的几棵树,老厚的杨树叶子下的平房。

  他说那树还在,平房也在。

  他是个观察起来让人觉得很有趣的人,骨子里是艺术家,但就是个石油工人性子。认真勤恳,全力以赴。这可能是他潜意识里信奉的精神。

  一座城市的性格一旦形成,就会反过来同化城市的每一个人。城市和他们之间气息相投,相互心领神会,有时甚至不需要语言交流。

  孙大力是这样,他所带领的大庆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的那些老师也同样。

  李方海十几年磨一剑研创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庆油陶。少有人知道,油陶的诞生来自他敦厚的城市情感——作为这个城市的大学雕塑老师,当年他彻夜难眠,一直在寻找一种材料——雕塑巨型万人会战场面的材料——痛苦的寻找过程中,诞生创新了大庆油陶。

  一切都源自情感,源自爱。

  温泉不说话,忽有一日,大嗓门发表演讲。他们似乎都有一种特性,课堂上滔滔不绝,但平日里却拙于表达,似乎只有激动了才胆敢表达出来:“我就是老会战的后代,我父亲1959年11月份过来的,当兵的人……咱当年不就是在‘北方当电扇,大雪当炒面,干干干’,风雪中产生了咱的精神!

  “大庆都是五湖四海的人聚来,湖南的山东的湖北的,哪都有,现在整雕塑,又是这样……为啥院长(指孙大力)这么拼命?他说过,学生是他亲人的一部分,学校是他家的一部分,他去年被评为‘铁人式先进工作者’……我说啥呢,咱们身边的人,都在做铁人精神……”

  张立翔也不说话,坐在一起很久,不言一语,脸上的神情像一直憋着什么。尽管平日里,他经常给人撰写美学评论。

  终于有一天,他说起一段历史,是笃定在他心里的东西:“大庆特殊,大庆有两次工业学大庆,那时候全国有名的画家基本上全都来到这里,他们到这里体验生活,跟工人同吃同住,本土的画家得天独厚……为啥大庆的书画家呈雁阵式的涌现……”末了,他说自己也是老会战的后代。

  这些年,李方海、张立翔、温泉带领学生南征北战,参加雪雕省赛、国家赛、国际赛,连连获奖。雕塑是三维空间艺术,他们立在时空天地间,跟学生一同奋斗在冰天雪地里,不亦乐乎……

  孙大力记忆里老粗的杨树下的平房,是他在1989年实习,初来师范学院就工作的地方——美术科教学房,那是这座城市美育教育的起点、摇篮——1965年,大庆师范学院诞生,就有了美术科,美术科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培养教师人才,幼儿园、小学的美术老师……

  50多年过去,老树下的平房,成长为现在现代化的综合艺术培养学院——大庆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

  学院设有环境艺术设计、视觉传达设计、绘画和动画四个本科专业,涵盖国画、油画、书法篆刻、版画、石油工业题材绘画、视觉传达设计、动画设计、数字媒体艺术设计、室内环境设计、城市景观设计、陶瓷艺术设计、冰雪雕塑艺术等特色和课程方向……

  十几个专业!院长孙大力累。但咋忙,到那个点,他一定会出现在课堂上,自1990年到现在。

  “不能脱离课堂!”

  累得突发疾病被送进医院,醒过来,学院的人被他召集来,大家围着病床继续干活。手抖动不止,拿在手里的材料颤抖不停,他埋怨身边的人——这抖啥呢?“院长,是你的手在抖!”

  现在,美术与设计学院在全院各个院系中排名靠前——要这个荣誉,为的啥呢?为的是让人们关注到美育。“美育与美学,它的使命是滋养一座城市的文明!”“将日常生活提升哲学审美境界……”孙大力说。

  乔布斯说,做你所爱。

  李慧是冰城姑娘,她在大学毕业时来到这里,成为一名大学教师,她也是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北方雪雕民俗艺术人才培养”项目的负责人之一。

  她负责项目从申报到实施整个过程的具体事务,她是项目组中最忙碌的那个人。在这个过程中,她感受着冰城与油城,两城之间的某种情感在她的世界里链接、融合。

  “做这个项目的工作,我要用灵魂去感悟。”她说。

  大庆师范学院作为项目主体单位,举全院之力确保这次人才培养的成功,具体落实是在美术与设计学院。

  项目负责人李晓雨在开班仪式上说:我要感谢我们项目主体单位的各级领导、参与项目规划的各位专家教师以及全体工作人员。我觉得,大庆师范学院学术平台的优势与专家教师集体协作的力量是我们项目获得立项的重要保障因素……

  “项目落在大庆,因为地缘,因为人缘。”李晓雨说。“这里充盈着一种非常透彻的精神真实,无处不在。来的专家和学员因为敬畏这块土地,而热切地热爱着这里的一切……”

  【对话“北方雪雕民俗艺术人才培养”项目首席专家、总顾问郭崇林】

  个体传承与集体传承的文化准备

郭崇林

  大庆师范学院副校长、二级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省级优秀中青年专家、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级特色专业负责人,北方民俗文化权威专家。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北方雪雕民俗艺术”项目首席专家、总顾问。

  从郭崇林参与的编、著作中摘取几项,可见其中均与民族文化探源有关——《中国东北民族的民间叙事与民俗文化研究》、《中国歌谣集成》黑龙江卷、《我们的家园丛书-黑龙江卷》、“黑龙江流域民族叙事诗丛书”赫哲族史诗《伊玛堪》。

  记者:通过立项,有一个必要条件,要有活态的清晰的文化传承。您是这个项目的直接参与者,如何认识这个重要的因素。

  郭崇林:这个项目,自然传承是第一传承,就是这块土地本身固有的民间传承,接下来就是具体的传承了。具体传承包括个体传承或者集体传承。这个项目到此为止,既有个体传承又有集体传承。某种意义上说,相关专家组成这个培训教师队伍,这个队伍和被培训的队伍就是集体的传承了。在此之前,师范学院的很多老师在自己的岗位上所做的,也可以说是个体传承。项目申报时,作为个体传承的教师,都是在审批得以成功的因素之一。

  记者:您讲到“基于历史的、民族的这样的一种文化,对于我们的艺术再创造,是有着直接的影响的!”

  郭崇林:中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提出一个观点:生活在一定文化历史圈子的人要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了解它的发展历程并对未来有充分的认识。换言之,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要明白自己所处的文化的来历,人才有灵魂,有情感,有人格。

  民俗文化具有极强的“草根性”,在中华文化的沃土上,一代代人就在这个历程中,成为创造者——同时也是传承者,没有谁可以离开它。其间深藏一种精神、品格,价值。正是那些民间故事及各种各样的民间艺人,用一个个生动有趣的叙事,可歌可泣的人物,表达着自己的爱憎,濡染着文明世风,践行着、弘扬着一种精神。作为艺术家,没有这个垫底,艺术就失去了它的根本意义。

  记者:具体到这个项目,未来的走向和社会需求会是怎样的呢?

  郭崇林:用一个专业术语说,我们希望它成为一种活态的传承。在西方文化遗产的概念判定上,往往认为它就是历史的遗存物。但事实上,我们认为它应该有一种当下社会的价值,就是活态的传承。有一段时间,我们把它叫做传统文化的社会化再生产,现在这个概念大家不再说了,但实际上就是在新的时代传统民俗文化——往大了说是民族精神流脉的延续。比如那达慕吧,现在完全变成一种现代的会展经济的表现形式,但那些传统的赛马啊,摔跤啊,马头琴啊,歌舞啊,这些传统恰恰能够通过新的经济运营形式,被重新唤醒,激发出来。

  雪雕艺术相对于从小在北方长大的人们来说,永远是一种铭心刻骨、难于抹掉的一个情结。

  从爱斯基摩人用冰雪做冷仓库,到赫哲族狗拉爬犁作为日常生活运载工具,再到孩子——甚至成年人乐此不疲的堆雪人、打雪仗,这些原生态的自娱自乐——走到今天,冰雪文化已经迸发出它新的实用价值和审美价值——大众的审美需求、精神需求,已经如衣食住行一样普遍,所以我们寄希望于这个项目,具有普及大众日常审美和美育的作用。

  如今,对于践行“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这些以往的文化准备——更是情感准备必将派上更大的用场!我们所有的教学专家和参培学员,都将是这个项目科研教学与文化传承创新的主体,是最后取得项目成果的根本要素。

  文明传承往往依托于一种审美教育,冰雪之于中国北方和北方的人们,应该是美育教育最好的一个切入点。美的良知一旦被激发出来,我们的文化会更加丰富多彩,我们的生活会更加美丽。

  结语

  学员张可佳说,雪雕是遗憾的艺术,但因此才具有美学意义。技术是可以掌握的,技术也可以是过时的,但情感不会过时,情感和文化最后才能让雕塑塑魂。北方雪雕民俗艺术,相对于我的心理,就是话语权的问题,我感觉艺术上有了自己的话语权,就是文化自信,民族自信吧。

  大庆日报记者 白玉兰/文 白玉兰 李后冬/摄

关键词:大庆读本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所属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