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新闻 >> 经济

跳出舒适区!一个学者型老板的“自虐式”创业

2019-09-03 08:29:06    来源:大庆网    编辑:石 晶

原标题:本是网络系统集成业务领域排名前列的公司,却在事业巅峰期开始转型,通过组织模式变革,把业务团队公司化,开启了二次创业。连续多年,创业项目都如同在迷宫里转圈,不断投入资金,不断试错,不断调整方向,在几乎山穷水尽的时候,看到了出口

    一个学者型老板的“自虐式”创业

  听介绍说,刘皞的公司是一个致力于研发解决矛盾纠纷的智能化系统的公司,在深入了解后才发现,这个系统是一个为人民调解工作提供信息化、智能化解决方案的平台,而它的创始人,原本毕业于西北大学石油地质专业,却凭着对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热爱,通过不断学习和挑战自我,成为互联网应用领域的开拓者。

  初见刘皞,是在他的办公室。高大、儒雅,双手温暖而有力,与其说他是企业家,不如说他更像一个学者。

  如果仍在体制内,他可能已经是一个处级干部,或者高校的院长教授一类的身份。但是,他却走了另一条路,尽管并不是很艰辛,却充满了曲折和焦灼。

刘皞在创新创业大赛上做项目路演。

  不想让未来的自己后悔,就要跳出舒适区

  刘皞1972年出生于大庆,在西北大学石油地质专业读的本科,1994-1997年在哈尔滨工程大学(当时还叫船舶学院)读的工业经济硕士,回来后在油田储运公司的信息中心工作。

  从那时候开始,刘皞才接触计算机,并与之结下不解之缘。

  1999年,刘皞把工作转到大庆职业学院当老师,然后到哈工大读在职博士。

  在哈工大上了一年管理信息系统的课程,他发现互联网开始热了起来,感觉这个领域会存在很多机会。

  当时,各级政府和企事业单位都开始安装互联网设备。刘皞还在读博士期间,就意识到互联网系统集成安装调试应该是个很有潜力的市场,所以他萌生了出来创业的念头。

  他的初始动机很简单,就是为了将来不后悔。因为当时看到了市场机会就在眼前,如果不紧紧抓住,很不符合人性。所谓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

  “其实我也可以按部就班地工作,赢得组织的认可实现升迁,可是那又能怎样呢?我的价值点不在这上面。”刘皞说。

  当初一起读博士的同学,现在已经是哈工大管理学院的院长,两人关系非常好,但最终走上了相反的路,同学去搞学术了,如今是比较有名的管理信息系统专家。而刘皞去搞创业了,陷入了“死去活来”的循环。

  “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但我却害怕因为没做好我选择的事业而后悔,因为我真的热爱这项事业!”刘皞说。

  厌恶生活,生活就会惩罚你,热爱生活,生活就会奖励你。刘皞搞创业,是出于对计算机和网络的一种热爱。创业有太多不确定性,虽然市场上机会很多,但这条路真的不好走。但刘皞始终坚持,用热爱战胜恐惧,他相信自己会越来越接近梦想。

  当时创业的选择也有很多,可以做商业商贸、油田物资,很多有油田人脉的都在做,但刘皞都不感兴趣,选择的却是网络系统集成,觉得计算机和网络会有更好的前景。

  2001年,刘皞创立了嘉华科技公司,是大庆最早开始做网络系统集成业务的公司。做到2010年的时候,公司业务达到了巅峰,他却开始陷入迷茫,找不到方向了。

  公司业务开展得顺利,他却坐在办公室里闲着无事可做,他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如果只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过有钱人的生活,他的条件已经满足了。

  但是如果进一步开展事业,他却找不到方向和突破口。所以,他决定给自己继续充电,报了中欧商学院的EMBA,与刘强东成为同班同学。

  “读中欧商学院,更大的作用就是把自己从大庆这种地域环境中带出去,换一种文化氛围,换一种思维方式,换一种看事物的眼光。”刘皞说,不用说校友群,仅一个班的同学,就有来自全国各地、各个领域的精英,他们对他的影响很大,感觉自己提升很快,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结束EMBA学习之后,他就开始琢磨,再一次跳出舒适区。

刘皞与公司的核心团队。

  借鉴海尔组织管理模式,开启公司内部创业

  思想有多高,就能走多远。刘皞通过不断的学习和自我反思,发现了自己的思维局限性。他觉得,要想改变未来,先要改变自己。

  “因为思维的局限,其实失去了不少机会。”刘皞自嘲地说,当初一起做数字监控的企业,现在做得都很大,上游的海康、大华都做成上市公司了。

  尤其是海康,当年就是一个厂区加办公楼,规模并不大,但他们有技术研发资源,对接的是当时电子部的一个研究所,有一定研发能力,还和国外合作,用国外的技术和芯片。

  “但我本身不具备这方面技术实力和资源能力,所以虽然看到了市场机会,却没能抓住。而且他们的商业战略很清晰,我就没那种战略高度。尤其我是处在产业链底部,市场很好做,不用投资多少钱,就可以赚很多钱,也就没想那么远。”

  刘皞有个大连的朋友是做技术开发的,两人业务上有很多合作,曾经让他过去一起发展。因为大连的服务外包业务很多,市场机会很多。

  “但我那时候没那种意识,觉得自己没那个能力。而且,那时候大庆网络系统集成市场非常好,网络终端基础设施建设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有非常多的项目。现在回想,我以为自己比别人站得高看得远,其实还是有很大局限性的,一样会犯小富即安的毛病。”

  2010年,是嘉华科技公司业务的巅峰时刻,但刘皞已经意识到危机。因为门槛越来越低,同行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虽然大庆市场同行比较有默契,很少搞恶性竞争,但他还是感觉这个市场快做到尽头了。

  “开始就我一家能做,后来发展到十家八家公司,再后来,几个电脑城里的小业户都能做了。如同股市原理,当你发现股票交易大厅外卖冰棍的大妈都开始谈论股票的时候,就是离场的时候了。”刘皞从那时起,就产生了做自己产品的念头。

  因为他发现,卖产品的厂家比做施工的代理商和服务商更有话语权,他们有自己的发展战略,他们的市场布局直接影响到下游代理商的发展。这让他意识到,在产业链上,站到设计和研发环节才具备更高价值,是价值链的高端。

  看到了问题所在,就得找到解决方法和突破方向。虽然学了两年EMBA,并没有直接解决刘皞的问题。但通过和商业精英的交流,提升了他的商业逻辑。中欧比较偏学术,对他的系统管理能力提升很大。

  2011年,公司业务虽然还有,但已经感觉到越来越吃力了。

  而且刘皞发觉,公司团队的组织模式也制约未来的发展,大家没有共同的目标和利益,形不成团队战斗力。他就开始琢磨先从公司组织模式做出变革,借鉴张瑞敏的海尔模式,在公司内部开启了内部创业。

  在迷宫里转了很多圈,几乎绝望的时候,终于找到突破口

  面临转型的时候,刘皞并未焦虑,他的观点是主动转比被动转强。别等到传统业务彻底停滞,公司失去发展动力和造血功能的时候,再转就很难了。

  2013年,嘉华公司业务已经遇到瓶颈,利润率降低,成本增高,市场萎缩。但那还不是最难的时候,因为传统业务多少还有,公司还能维持正常经营。真正难的时候,是开始转型发展,开始进行组织变革,发动内部创业之后。

  刘皞开始把公司拆分,人员和业务分成几个板块,建立新的主体,分别开展新的业务,探索新的领域,每个团队都是一个小创业团队,分别针对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应用技术展开研究。

  因为组织模块化,团队公司化,虽然都有了股东,但资金股是刘皞,团队成员都是技术股和能力股,所以压力开始逐渐增大。尤其开发几个新的项目,各方面都需要钱,前前后后一共投入了500多万元。

  但也正因为刘皞转得及时,传统业务为创业公司提供了技术、人才和资金的支撑,创新板块才不至于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刘皞真正焦虑的时候,就是做创业项目的时候。几个板块,都需要不断调整和确定发展方向、产品定位和商业模式,而且迅速出现人才和技术的不足等问题,刘皞的精力也照顾不过来,只能忍痛暂停了几个进展缓慢的项目。

  尤其在做其中一个项目的时候,由于没有一点可参照的标本,找不到明确的方向和突破口,只能靠自己不断摸索和试错。

  “如同身处迷宫,找不到出口,一圈一圈在迷宫里探索,前方的路看不到尽头,食水补给一点点减少,团队精气神也逐渐降低,那几年确实是很让人难受的阶段。我们不断试错,一条路不通就换一条路,一种方案不行就换一种方案。”刘皞说,有时候真有种绝望的感觉,但即使那么艰难的时候,他从未想过放弃。

  三年的时间,直到去年,这个项目终于找到了方向,并在今年实现了突破。

  “我们原来是产品模式,参加了几次创新创业大赛感觉不受认可。后来创业导师武振平建议说,做产品也能卖钱,但价值不大,应该走平台模式,把平台做得值钱。”刘皞告诉记者,去年年中,王总带他的技术团队进入公司,提供了强大的助力,整个商业模式的确立王总一样功不可没。

  创业要想成功,一定不能以利益为导向,而要以使命为导向

  王总的团队进入公司,对公司核心竞争力的提升立竿见影,这让刘皞更加求贤若渴,希望建立更有战斗力的团队。但任何事不是一蹴而就的,他觉得解决团队的问题,还是先要解决自己的问题。“如何组建团队,如何带领团队,是我目前主要思考的问题。

  要有共同价值观,要能优势互补,但是知易行难。我现在所处的阶段还是建立团队,不断补齐团队短板。”刘皞说。

  因为现实条件所限,刚开始组建团队的时候,只能先找身边熟悉的人。刘皞找到两个副总,一个负责商务,一个负责技术,三个人坐一起一商量,都同意做。但唯一短板就是没有技术,于是决定对接外部技术资源,和本地几个大学的计算机专业老师经常对接,展开交流合作。

  目前,这个公司的核心团队就是刘皞加上原来嘉华的两个副总,按照6:2:2的比例分配股份,刘皞是资金入股,两个副总属于专业能力入股,其他几个公司也都是这种形式。

  但是,股权分配明确后,刘皞感觉20%的股份对两个副总吸引力并不大。因为还看不到未来的前景。

  然而,从下属转变成事业合伙人,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都得转变,开始两个副总都不习惯,很多决策还习惯听刘皞的,但他不能还按以往套路孤军奋战,既然让他们当合伙人,就得充分激发他们的能量。

  现在两个股东都开始把公司事业当做自己的事业,而不是老板的事业,初步完成了角色转换。

  刘皞告诉记者,王总与公司正在磨合,差不多的时候,股权也会向他放开。而这个公司未来肯定是要走股权激励的道路,优秀员工都会持有公司股份,通过股权机制让团队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

  “我不会把股份攥得特别死,只要有真正的精英与我们同频的进入,我不会吝惜股份。”刘皞说,他要建立的团队一定是要开放性的,面向所有与该公司同频的专业人士敞开大门。

  但是事业合伙人不好碰,团队也不好建。刘皞也到处做项目宣讲,做企业使命的传递,但始终得不到认可,团队的一些短板一直弥补不了。

  凡事别想一蹴而就,没经验就得交一些学费,刘皞也愿意为此交出学费。

  以前他觉得企业文化、团队文化都是虚的,在思维模式改变,思想境界提升之后,他已经站在更高的角度看问题,才发现,学者和大咖们的理论并不是虚的。

  “创业者既要务实,还得务虚。做到一定阶段,不能只会埋头干活,还应该学会抬起头看路。”刘皞说,现在他更多考虑的是企业的战略问题和团队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

  “创业要想成功,一定不能以利益为导向,一定是以使命为导向的。但是又不能完全不讲利益,把利益作为使命的自然衍生品就行了。”刘皞说。

  大庆日报记者 王骁 照片均由被采访人提供

关键词:创业 互联网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