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新闻 >> 文化

刘莉支教永州的那些细节:一起看夕阳(组图)

2019-08-13 08:13:28    来源:大庆网    编辑:石 晶

原标题:一起看夕阳

  半学期的支教日子,刘莉用手机留下了诸多瞬间,这些瞬间里藏着的都是那些细节。记者把这些瞬间留驻在这里,是为了给读者带去一份真实与感受。

  孩子们带我去水库。我们一起坐在坝上,夕阳暖暖的余辉笼罩着我们,我总是在这一刻陷入无边的幸福与安宁中……

  母亲打来电话就哭了。

  我说妈你啥也别说了,我已到佛山了。

  这一天是2月15日,我已经到达“好友营”支教总部(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开始培训。如前文所说,我是趁母亲去海南度假,瞒着她办理了一系列支教手续。2月14日出发前,我跟妹妹说:“我走了,你可以告诉咱妈了!”

  一个月后,78岁的母亲到底还是来了……母亲有过38年教龄,她知道教学有多累,她说要帮我归拢归拢这帮淘气孩子,让他们少气我一点儿……

妈妈给孩子们上了一堂思想品德课。

这帮小人儿就陪着我散步。

  我们岭脚洞村是个小村子,沈家小学一个当地教师也没有,都是来自全国各地各民族的支教教师。“好友营”支教机构除了必要的审核,不问每个支教教师过去是干啥的,支教教师之间彼此也互不相问,没人知道我是作家。后来我想,可能是看我年纪比较大的原因,在培训时又提出美育的理念,所以把这个最糟糕的班级交给了我。

八个没完成作业的小子,被罚跑三十圈,跑完没咋地!

郑佳慧和郑玉菏送我的卡片

  而今想来,是我和这12个孩子的缘分!

  4月,到校点整整两个月了,之前听说两个月是个坎,很多人这时会感到异常疲惫,甚至有坚持不下去的感觉。我的确有过,但不是现在,最早的三周之内,我身体严重不适,胸痛,说不出话来,那时我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因为我不是一个“好人”。所以那时我爱冲孩子们发火,他们不体谅我,在课堂上争着讲话,我一讲他们的话匣子就打开,我一停他们就停,脸上还残留着意犹未尽的表情。

赶鸭子的小煊

  我“恨”透了他们,常常想这是一群无可救药的孩子,不懂得感恩,不知道好赖,白白浪费我的爱心和好意。

  这些想法从我接到郑佳慧和郑玉菏送我的一张卡片时起就截止了。

  那天我正被自己的怒气余温炙烤着,佳慧红着脸走到讲台上,小心翼翼地把一张镂空衬出下面红心形的卡片放到我桌子上,我问她是什么,甚至语气还有点凶,这个美丽单纯的学过一点钢琴的小女孩,用她弯弯的笑眼看着我:“送给您的。”

  我戴上花镜,首先看到围着红心写的一圈字:“刘老师,谢谢您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教育我们,我想您一定是一个好老师吧!”

  这帮孩子接话把儿!比如我讲到什么——“老师我知道,我家就有!”说完,就开始扯了,胡扯,有多远扯多远,我就开始拍桌子,大喊!

  我要教啥,他们还配合我动作。有一天我教“俯”字,有个孩子啪一声就躺地下了,说这就叫“俯”。我说不对。他又啪地转过来头朝下……那孩子个子最矮,我一说啥,他就跑前面来跟我唠上了。看他那小样儿,让他说吧!

  每到礼拜一他们会大面积完不成作业,我在黑板上写——“礼拜一不完成作业的,不许来上学!”结果九个没完成!哎呀这咋办啊?不能把他们撵回去,都是留守孩子。我就让他们围着学校跑三十圈,没想到,一会儿呼呼地都上来了!没咋地!

  第二天还是没完成,跑五十圈!咋也不咋地!我说你们擅长长跑啊,一个一个嘎瘦嘎瘦的,结果他们一听,要今后每天全体参加长跑,然后去参加马拉松!

  他们上课想说就说、想站就站,想出去就出去。教室里进来个虫子——“哎呀虫子!”哗啦一下都看虫子去了,我也不讲了,我也看虫子去……

  纯真是什么呢!

  你骂死他,他还冲着你叫:老——师——,他还缠着你。所以我跟他们不真生气。

  小村的景色恍如世外桃源,我常去散步——“沈家村的春天,也是我的春天。”这帮孩子一下课了,都缠着我,特别是我在村里走,这帮小人儿就陪着我散步,一边走一边说着这家啥事那家啥事啊……

  还有村子里那些成群的狗,那些成群的鸭……

  他们带我去看沈家山洞,去田埂上行走,吓得我战战兢兢……

  那天,放学后,我去散步,几个孩子见到了,跑过来。孩子们说带我去水库,水库有坝。我们一起坐在坝上,夕阳暖暖的余辉笼罩着我们,我总是在这一刻陷入无边的幸福与安宁中——

  什么是爱呢?

  沿着那一颗一颗纯真无伪的心灵的轨迹走去。

  我们没有乐器,啥也没有,我教他们唱歌,先打拍子,拍桌子拍腿跺脚——我跟他们一起拍桌子拍腿跺脚!

  “过瘾吧!”我把他们欢乐的动作表情发在朋友圈,写上这三个字!

  阅读让他们安静下来了!

  以下,是大庆作家黑鹤发在朋友圈上的一篇小文——

  旁听生

  黑鹤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营地

  3月23日

  一位朋友多年前曾经跟我说过,等到退休之后就去偏远山区支教。

  今年,她终于踏上支教之旅,远赴《捕蛇者说》中提到的“永州之野”——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柏家坪镇岭脚洞村沈家小学。

  无意中看到她朋友圈里的一张图片。

  开学第一天,全班本来只有十二个孩子,却有十三个学生听课。多出来的这个旁听生是一个孩子的爱犬。

  朋友见这只狗性情稳定,并不扰乱课堂,而且班上的孩子也未因它的到来而分心,也就听任它蹲坐在小主人的桌下旁听。

  但是,此犬作为旁听生的资格仅此一日。第二天,当它准备再次进入校园旁听时,被老师阻止了。毕竟,全校六十多个孩子,如果群起效之,必然一片混乱。而且,老师们也确实担心孩子被咬伤。

  不过,还是感谢朋友能够拍下这温情的画面。

  祝福那些从未放弃理想的人们。

  朋友告诉我,这是一群爱读书的孩子。

  送了一些自己写的书给孩子们。

  在这种山区学校,最需要的就是书籍。

  同时,感谢接力出版社,捐赠了刚刚出版的图书(先后两批,陆续运到)。

  阅读改变中国。

  大庆日报记者 白玉兰 照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关键词:刘莉 支教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