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新闻 >> 油化

让我们一起来听老会战讲那过去的事情(组图)

2019-07-11 07:58:21    来源:大庆网    编辑:石 晶

  我一直在回头看他,直到看不见他

  口述人:喻新盛,原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运输公司经理、党委书记。1960年2月到大庆参加石油会战,曾任大庆油田运输指挥部党委书记、大庆油田党委政治部副主任、大庆油田党委副书记等职。

  寻访时间:2013年11月26日

  寻访地点:江苏省扬州市石油宾馆

  形成口述实录:《我培养硬骨头十三车队的故事》

  寻访人:陈立勇

喻新盛在小兴安岭深山。

  1960年2月,我到了大庆,住在安达五道街一个农民家里。4月29日,在萨尔图,我参加了油田誓师大会。会后,由于我在部队从事汽车教练工作,就直接被分配到了运输组。我们二十军五十八师一共去了84个人,有很多人经不起折腾、经不起艰苦的考验,当了逃兵,过了不到两个月,就只剩下44人了。

  喻新盛是硬骨头十三车队的培养人,石油大会战运输战线的见证者和亲历者。在口述历史实录者陈立勇印象中,喻新盛还是那般在雨中撑伞向他大步走来,在桌前谈笑风生、开朗外向的模样。

  约访时喻老在扬州。赶到扬州,陈立勇一行人住进了石油宾馆。当天下着雨,快到约定时间了,陈立勇下楼迎接。只见喻老拿着一把伞,迈着矫健的步伐从对面走过来,一如当年他带硬骨头十三车队时的硬朗作风。身上穿的衬衫,给人特别板正的感觉。几句话就进入正题,老人开始回忆会战岁月,记忆清晰,如数家珍。

  “停车一条线,出车一条龙。”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1963年5月,喻新盛成为硬骨头十三车队的指导员。“硬骨头”不是一开始就是硬的,是他去了之后有意识地培养和带领这支队伍像人民解放军那样当先锋、打头阵、拉重载。

  “他说,你想让队友们是什么样的,你自己也要做到这样,而且要关心职工。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晚上大家都睡觉了,他要把大家的被子再压一压,第二天早晨给大家把洗脸水打好,甚至有的牙膏都挤好。为什么呢?他说,工人们工作特别辛苦,能让他们多睡一会就多睡会儿。”这个细节让陈立勇特别感动。

  石油会战的艰苦,不仅是吃窝窝头就咸菜,北风当电扇,还要面对板房挡雨不挡风等住房困难。到了冬天,人要过冬,车要进库,要盖房子,在地窖、板房里可过不了冬。为确保会战的顺利进行,运输队接到去小兴安岭运送木材的任务。喻新盛带着队员在深山里呆了整整一个冬天,为了找到独自进山的副队长,他们几乎命丧深山。但喻老说,“作为一名党员,当祖国和人民需要我冲上去时,我一定不惧危险、义不容辞,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在小兴安岭的那年,工人们心里着急,都想多拉点木材,头发长了来不及剪,衣服破了来不及缝,扣子掉了就拿稻草扎上、绳子捆上。队里有个司机叫徐金标,胡子、头发长得特别长,衣服被火星子烧得一个洞、一个洞的,身上还有一股汗臭味。他就趁着休息的空当儿,去理发店理发,结果引起了理发员的注意。理发员寻思:“只怕是从劳改农场逃跑出来的逃犯吧!”赶紧报了警。警察来了,问他是从哪儿来的,徐金标就回答说:“从萨尔图集体来的,来了一百多人,是我们领导带我们来的。”就这样,警察到招待所,把我也直接抓了起来,后来看了工作证才解除误会。下山的时候,在滨江车站候车进站时,又闹了同样的笑话。

  在说到当年很多战友现在都已经离世的时候,喻老的眼睛湿润了,声音哽咽了。他说,这是他第一次与人从头到尾地讲他的经历。不仅是喻老,每一位被寻访的老会战都很重视口述这件事,都让口述实录者觉得身上的担子很重,很重……

  1963年年底会战结束,大庆油田进入正常开发阶段,有些人被分到其他油田支援,当时就离开大庆到其他城市安家了,他们中有很多人此后再也没有回过大庆。有一位老会战在见到陈立勇后就抓着他的手,流着泪说,“大庆来人看我了!”高兴得一路上跟小区的邻居讲,这是大庆来的,这是大庆来的!

  “他的故事可能给他的子孙辈说过好多遍,更多的时候是无人理解的,让我觉得我不是单单记录历史,还在记录他们的人生。”陈立勇说。

  “口述历史的魅力,在于与时间赛跑。在结题之后,口述小组对采访过的老会战名单进行梳理。结果名单一梳理出来,大家都有点儿受不了。

  很多接受过我们采访、为我们口述历史的老会战,走了!更为遗憾的是,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老会战,可能已经去世了。也许他们曾给自己的子女讲过那段历史,可子女也没有记录下来,就因为我们没有第一时间赶到他们面前采访,这段历史很可能就消失了。”在离开扬州前,喻老坚持要送大庆的“老乡”上车,看着车子走远,他一直默默地站在原地。“我一直在回头看他,直到看不见他了,他仿佛还站在那儿。”这一次,也是陈立勇见喻老的最后一面。

  2017年4月13日,喻新盛在江苏逝世,享年79岁。

  谈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儿

  口述人:李继良,1937年3月出生。1963年底调任1205钻井队担任党支部书记,1965年任大庆钻井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

  寻访时间:2014年11月30日

  寻访地点:广东省佛山市

  形成口述实录:《我们就是“永不卷刃的尖刀”》

  寻访人:孙宝范

李继良早年的工作照。

  大概发生在1960年10月或11月份,天气已经很冷了,也是上夜班。我当时是司钻,副司钻是屈清华,司机是刘正魁,大班司钻是康厚成,井架工是张石琳……

  出事后,康厚成一把将张石琳抱起来了,一摸他的脑袋,“哎呀,我的妈呀!”当时就哭了起来。张石琳当时戴的是狗皮帽子,康厚成的手摸到狗皮帽子的毛上了,软软的,以为把头给打烂了。转头哭着对我们喊道:“打烂了……打烂了……”由于没有电,土灯又不太亮,大家光顾抱着他哭,根本没有好好检查他究竟伤在哪里,伤得怎么样。大约哭了半个小时,这小子醒来了,看到大家有哭的、有傻呆呆站着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咦?你们咋啦?”他这一问把大家都整蒙了,让他摘掉帽子,一摸他脑袋,这也没有事儿啊,连血都没流!缓了半小时,起来活动活动就没事儿了。这时,救护车来了,医生问我们什么情况?我们十分抱歉地和医生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2014年11月份,孙宝范、刘晓华、陈立勇、张文彬等五人小组先到了广东湛江,对工作、生活在湛江的大庆老会战进行采访。采访过程中,得知李继良刚好在广东省佛山市,但采访小组一时没有与他联系上,只好先赶去海口进行采访。海口的寻访进程过半时,采访小组接到了李继良的电话,孙宝范和张文彬两人又折回广东,到了佛山。

  “感谢大庆,还想着我们这些老人,把我们的经历记录整理出来,当做资料保存,教育后人,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儿!”李继良拿着提前准备好的发言提纲,激动地讲述起来。

  一般的采访也就一两个小时,长的一上午,可采访李继良,用了两个半天。

  有一部电影《1942》,写的是1942年河南省几十万人大逃荒。那年才四五岁的李继良,和父母、姐姐跟随逃荒的队伍一路到西安、宝鸡,辗转一年多的时间,最后在汉中落脚。后来,李继良招工到了玉门油矿钻井贝乌二队(即1202队)当学徒工,后来当司钻、技术员,一直到副队长。随队调到大庆,担任过1205钻井队第五任指导员,这期间发生的很多故事,李继良讲得特别细致,思路清晰。

  我经历过两件非常危险的事儿。一件事儿发生在1960年八九月份的一天,我上零点到早上八点的夜班,大概是凌晨两三点钟,井上水龙头不好使要换一个。

  当天晚上,值夜班的大队长李清明,亲自带着一辆解放吊车和一辆解放卡车,拉着水龙头,给我们送到井场。那时候,我是司钻,对大家说,你们在钻台上,我下去把水龙头从车上卸下来。我爬到卡车上,吊车的吊钩放下来,我把水龙头吊绳挂在吊钩上,吊车司机就开始起吊。正在吊的时候,钢丝绳从滑轮凹槽里“跳槽”跑到外面来了。看到这种情形,吊车司机就又把吊车的起吊杆缓缓放下,我就上前用双手把那根“跳槽”的钢丝绳放回到滑轮凹槽里面,让它复位。结果,卡车司机误以为吊装水龙头的操作已完成,就把卡车向前开动。卡车“轰”的开动,我正处于起吊杆背弯儿那个位置,一下子就把我从卡车槽箱里打了下来。我瞬间被打懵了,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这下把李清明吓坏了,他跳着脚骂那个卡车司机,指责他没有得到告知就把车往前开。而我却很快定住了神,感觉自己没受太大的伤,一下子爬起来了。李清明赶紧跑过来扶住我,摸一摸,看看怎么样,我活动活动,转了一转,感觉还行,就说“没事儿!没事儿!”然后,继续干活。

  因为1202队的大部分队员是转业军人,保持了军队的优良传统,时刻按着解放军的管理方式教育、管理。正因如此,会战时期大部分队员都是轻伤不离井场,中伤不去医院,重伤没拆线就上班了。那时候,为了工作,身体有点小毛病根本不在乎。李继良的眼睛、手都受过伤,现在还有伤疤。

  “这种‘永不卷刃的尖刀’精神,最初我的理解是不怕困难,迎难而上,后来才知道它的另一个含义,就是要有很强的受挫能力,越挫越坚强,就像尖刀越磨越锋利。”在大庆,谈起铁人、会战历史,应该没有人比孙宝范更熟悉了,早在李继良担任1202钻井队副队长时,俩人就已经相识了,但这次的寻访,还是让孙宝范对很多人和事儿,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和认识,“他和铁人一样,是铁骨也有柔肠。”

  其实,不止采访李继良,很多寻访都让孙宝范知道了新的鲜为人知的故事,丰富了很多细节。

关键词:老会战 大庆精神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