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新闻 >> 油化

让我们一起来听老会战讲那过去的事情(组图)

2019-07-11 07:58:21    来源:大庆网    编辑:石 晶

  原标题:口述 口述者 听老会战讲那过去的事情

  一张旧照

  一件老物

  一段回忆

  呈现的是老会战们的喜怒哀乐

  是整个城市发展留下的痕迹

  更是亟待抢救整理的国家记忆

  225位老会战的访谈录音和500余小时的录像、338份文物资料,这组数字是大庆会战口述历史科研团队6年的奋战成果。

  2013年,大庆师范学院大庆精神研究基地会战口述历史采访团队组建,2018年,大庆师范学院口述文化社成立,全校12个院系的41位学生陆续加入进来。

  讲求亲历,描绘细节,抢救记忆,记录历史。

  六年间,口述历史团队寻访的老会战,不仅有“五面红旗”朱洪昌等英雄人物,有作曲家秦咏诚等艺术家,更多的是像巡井工李福来这样在平凡岗位上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在聆听老会战口述历史时,口述历史团队一次次被带回到那段激情燃烧、不惧风雨的峥嵘岁月,那个只求奉献不求回报的红色年代,知晓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感受到了那种不可抗拒的精神力量,深深地被老会战奉献青春、为国分忧的宽广胸怀所感染,被他们爱国、创业、求实、奉献的精神感动。

  口述历史团队中有大学教授、铁人王进喜纪念馆馆藏研究室文物管理者、大学生……他们是石油大会战口述历史的记录者,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口述当年寻访老会战的经历……

  那块浸透眼泪的槽子糕

  口述人:张英,1921年9月生于河北省威县。1962年12月调入大庆油田,先后担任石油职工子弟中学(大庆一中建校初期)校长、大庆石油会战指挥部政治部职工家属政治部副主任、卫生局副局长。

  寻访时间:2014年5月21日

  寻访地点:北京市西城区六铺炕石油大院

  形成口述实录:《为中国石油奋斗后半辈子》

  寻访人:张文彬

一九四七年,张英夫妇与长子合影留念。

  60年前,那段战天斗地的青春战歌,是每个老会战用热血与汗水铸就的大庆魂;60年后,那段可歌可泣的过往,是每一个当代创业者希望留住的大庆的根。

  在口述记录者张文彬和全体组员印象中,王进喜的故事耳熟能详,但在采访张英老人之后,铁人的人民公仆形象成为更加有血有肉的具象。

  1970年11月15日,铁人王进喜在北京逝世的消息传回了大庆。当时铁人母亲在大庆职工医院住院,大家都把收音机藏起来,不敢让她听到铁人逝世的消息。由于铁人母亲说的是甘肃玉门方言,大家都听不太懂她的话。领导找到了张英,说“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护理几天铁人的老妈妈。你要注意,千万不要让她知道铁人逝世的消息,千方百计要让老人心情愉快。”

  听说铁人母亲住院了,大庆很多人都赶来看望,创业庄服务大队的人专门做了槽子糕,安排人给铁人母亲送来。送槽子糕的人说:“老妈妈,听说您生病了,我们来看看您,给您送点儿蛋糕来,您吃点儿吧。”老人就问:“你们这槽子糕是哪儿来的呀?”来人说:“这是我们服务大队特意给您老做的。”老人家一听服务大队,东西肯定是公家的了。就对他们说:“我大儿子说了,公家的东西一点儿也不能沾,拿回去吧,我不能吃。”

  当时护理老人的钻井政治部主任雷发瑞看到铁人老母亲连一口槽子糕都不占公家的,这个西北硬汉不禁流下了眼泪。他坚定地对那两个人说:“你们拿回去吧,老太太不会要的。”

  过了一会儿,铁人的弟弟王进邦领着儿子来了,雷发瑞悄悄告诉他们去附近的五百商店买点槽子糕来。当他们把槽子糕拿来时,铁人母亲就生气了,“怎么又拿回来了?你怎么能拿公家的东西!”王进邦忙说:“妈呀,这是儿子给您买的,是大哥让我买的,您吃点儿吧!”这回老太太才安心地吃了。

  当讲到这个事时,张英抑制不住眼泪,她说,当时她不敢当着老太太的面掉眼泪,只能跑到走廊里去哭!

  一个月后,铁人母亲也去世了,临终前,老人提出要见王进喜一面,这本是作为一个母亲弥留之际最普通的愿望了。可是,当她看见油田领导面露难色的时候,忙说:“进喜要是忙,就算了。我不要紧,只要他好好工作就行了。”老人家哪里知道,她的儿子王进喜已先她而去了。就这样,铁人的老母亲带着遗憾合上了双眼。

  铁人的故事,实质反映、体现了一个党员干部为群众甘当老黄牛的人民公仆的品质。正因为铁人真正地践行党的宗旨,所以他才能和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群众才把铁人当作亲人。正因为铁人密切联系群众,才得到了群众的爱戴,大庆人永远不会忘记他。

  “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传承和弘扬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我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不要忘记。记录好每一个老会战在60年前为大庆付出的岁月。”张文彬说。

  我的斗志又回来了

  口述人:李福来,1947年10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延寿县。1964年12月到大庆参加工作,被分配到采油二厂47队工作,历任炊事员、养猪员、巡井工。1978年7月,从采油二厂调到采油六厂,在采油工、服务队厨师等岗位工作。

  寻访时间:2018年10月25日

  寻访地点:让胡路区创业城18区居委会

  形成口述实录:《我真是太幸福了》

  寻访人:刘鑫

会战时期运输指挥部水罐车队为前线钻井、施工、生活送水。

  1966年5月,周总理第三次来大庆视察,是坐火车来的,陪同阿尔巴尼亚的谢胡来大庆,在“南二一”也就是草原北村那儿迎接欢迎周总理,让谢胡看那口井喷油的场面。当时,会战工委组织广大职工欢迎周总理,人很多,但我们队被选上去欢迎总理的大约有7个人。大家到了指定的地方,围成一圈,翘首以盼。

  大约9点多钟吧,周总理由宋振明、季铁中还有王进喜他们陪着来了。周总理一下车就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说:大庆石油工人好!当时我的心里可暖和了,在场的很多人也都流下了眼泪。大家特别激动,但是秩序井然,纷纷和周总理打招呼,周总理一一和大家握手。我虽然站在了第二排,也伸长手臂和总理握上了手。那一刻,我真是太幸福了!我对周总理最大的感受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周总理关心咱们大庆,想着咱们大庆。我记得1965年的时候,周总理特意从新疆调拨橙子给大庆的职工。我们小队的队长说:这是周总理关怀大庆职工,特意给大家的橙子,每人5斤。我们之前都不知道啥叫橙子,橙子分到手后,大家都舍不得吃。

  我和总理握手后,回到井队和大家说,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见到了周总理,和周总理握手了!

  创业城,是大庆老会战集中居住的小区,也是口述文化社寻访老会战的重点小区。在创业社区居委会崔秀楠书记的沟通帮助下,口述文化社联络上了老会战李福来。

  这是口述文化社社长刘鑫寻访的第二位老会战。

  “刚上大一时,由于没有做足背景资料的积累,也没弄清楚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内涵,面对老会战,感觉自己很无知,很惭愧。”刘鑫说,来大庆以前,自己对大庆的印象只停留在历史课本上的描述,对铁人的事迹以及老一辈石油人的创业史,几乎一无所知。自从2018年年初接触口述历史,也参与了不少老会战的访谈,每次结束回到学校,自己都会恶补知识,还经常去铁人王进喜纪念馆、油田历史陈列馆、“铁人一口井”参观学习。

  跟往常访谈一样,刘鑫在前一天按老师要求认真地制定了采访大纲,包括话题的切入和采访时可能会遇到的情况,都做了充足的准备。2018年10月25日,刘鑫跟随陈立勇如约来到了创业城,见到早就等在那里的李福来老人。

  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工人,由于家庭发生变故,父亲去世,剩下我和母亲,生活比较困难,我上学的时候都是国家照顾的,学费、学杂费全免,而且每月给我和我母亲37.5元的生活救济金……

  1964年,不到17岁的李福来,从延寿招工来到了大庆。条件艰苦、吃不习惯,加上当时组建二厂的工作特别累,从二厂到萨大路,再到萨10线,每天来回要跑15趟,都是人力装车、卸车。有人吃不了苦,打算跑,私下里悄悄地说,“一会快点吃饭,吃完饭,宿舍人少,背上行李悄悄走。”后来领导查宿舍时,发现四个铺位空了,估摸着是偷偷跑了,就开上大卡车,从解放南村一路撵到火车站。到候车室一看,那四个人就在那里坐着。矿长、教导员一起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希望他们能回去,但是他们没有听劝,最后还是走了。

  但李福来却没动过“逃跑”的心思,他不怕吃苦:“我既然来了,就要坚持到底,像铁人王进喜一样,一直干下去。就这样,我就一直扎根在这。”

  在采油二厂46队,李福来负责做饭、喂猪。尽管他一门心思想要学技术,但还是服从组织分配,干一行爱一行。如今,退休在家的李福来,经常参加会战宣讲团进校园,传承大庆精神。

  如果不是寻访老会战,刘鑫很难想象,几万名与李老一样的石油工人,艰苦奋斗、自力更生,没有机械设备就人拉肩扛,没有房子就挖地窨子建“干打垒”,吃饭缺粮就两稀一干挖野菜充饥,演绎了一段于莽莽荒原创业、成就光荣与梦想的传奇故事。

  “看似平凡的岗位、平凡的经历,却蕴藏着巨大的精神力量。”刘鑫说,2017年,自己因为没有考取理想的大学,感觉精神崩溃了。如今,因为参与老会战口述历史,让他深切地感受到大庆精神铁人精神,“慢慢地感觉到,自己没资格消沉,我的斗志又回来了!”

关键词:老会战 大庆精神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日报社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