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新闻 >> 社会

会战红色家谱:老会战张清杰的两次“改行”

2019-05-20 08:42:56    来源:大庆网    编辑:石 晶

  原标题:不谈条件、不怕困难,我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老会战张清杰的两次“改行”

  张清杰一见到记者,便笑呵呵地说:“采访我?我也没做过啥,也没啥可说的,恐怕会让你们失望的。”

  张老从青海油田调到大庆油田前,是一名钻井柴油司机长。

张清杰老人

  轰轰烈烈的大庆石油会战,把各路雄兵齐聚萨尔图,在广阔的松辽盆地上,拉开了决战的架势。

  1961年8月,张老也随着青海油田来支援大庆油田的360人到达了萨尔图火车站。

  本想能和兄弟钻井队一样,在这藏满黑金的土地上,钻出上万个窟窿,让石油滚滚流成河、流成海。

  可那时候,会战大军是哪需要人就去哪,需要干啥就干啥,自己无权选择,这才有了张老“改行”的两个小故事。

会战年代的张清杰

  首次“改行”建住房

  张老先被分到了农垦总场第一指挥部,也就是现在的采油一厂。然后,又被急调到建筑指挥部四大队,去盖干打垒。之前从钻井到采油,工程不同,但还没离开油。可建干打垒,这改行的跨度,似乎有些不着油的边。可在那个年代,还真就有关系。

  说到这里,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当时的背景。1960年3月至5月,4万多人的石油大军,一下子集中到萨尔图这片荒无人烟的大草原上,吃、住成了大问题,尤其是住。为了赶在严冬来临之前,达到“人进屋、机(器)进房、菜进窖、车进库”的目标,会战领导机关结合当地老百姓建房的经验,因地制宜,以节省建筑材料为重点,在战区范围内大规模建设干打垒。

  次年,当张老到达大庆时,也加入到了如火如荼的建设干打垒工作中。

  据张老回忆,那是1961年8月至11月间,根据会战指挥部的指派,他带着36位女工,负责干打垒的辅助工作——打羊草。许多经历过会战年代的人都知道,建设干打垒,就是往10厘米宽的木板框里填土,然后用榔头夯实。

  那时候,工期要求紧,六个人一天必须完成一幢干打垒。每天天刚亮,大家就开始干。墙体上站四个人,连踩加打夯,下面两个人向上扔土,打一层土铺一层草,房顶上也要用草编成垫子,上面再用碱土泥巴抹平就行了。所以,建造干打垒,用草量是很大的。

  好在地处大草原,草随处都有。那时候,大家为了赶工期,让草供上溜儿,姑娘们你追我赶,干劲十足。没有手套,就徒手用镰刀割草,许多姑娘的手都被草划破了,拿手绢或破布条子甚至草纸一绑,就像战争电影里说的那样,轻伤不下火线,仍然坚持着完成每天打草的定额。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人也是拼了,为了保证石油大会战的顺利进行,谁都怕自己出力少、干得少,落在别人的后面,那种热火朝天的劲头,让人想起来就激动不已。

当年大庆建干打垒的历史照片

  再次“改行”种地忙

  种地?对了。记者在采写前几位老会战事迹的时候,也曾经提过会战初期,正值国家遭受三年自然灾害,粮食供应紧张。为了让会战职工能吃饱肚子,张老又临危受命,负责给单位搞副业。

  搞副业,可不是四处采购吃喝的概念,那年头,走到哪也买不到东西。草呀、野菜、树皮什么的,只要是能吃的,想找到点都难上加难。搞副业,就是带着几个职工自力更生,开垦土地,自给自足。

  张老讲,要种地,首先要积肥。那时候,化肥紧俏,根本买不到。肥,基本都靠刨厕所得到。冬天,外面天冷得有零下四五十度,厕所里的粪肥冻得近一米多厚。为了把肥一块块地取下来,他们做了一个腕子粗细、一米多长的钢钎,一人用大钳子固定在钎子上,一人用大锤砸。就这样一块一块地取。

  钢钎和厕所的冰,真叫硬碰硬。半个冬天下来,原来一米长的钢钎,最后没剩下多少,小得连大钳子都夹不住了。轮大锤,一轮就是一整天,好多人因此伤了腰,当时,仗着年轻没理会儿,年纪大了,这些病都找上来了!

  耕种时节,他们每天5点起床,要徒步走5公里才能到地里。翻地、趟地,没有机械设备,完全靠古老的人拉犁方式。17个人一副犁,要按标准拉线趟地,像军人一样,一丝不苟,高标准、严要求,一点偏差都不能有。

  张老回忆,一次,他们在第一采油指挥部中三转油站附近种黄豆。因为一个机工没干过农活,不会扶犁,把地种得偏了垄。恰巧指挥部的领导来检查,一眼就发现了问题。

  领导当场发了火,“咱共产党人最讲认真,干活这么马马虎虎,明知道有了问题,装作看不到,这就是失职!马上把这些不符合要求的地重新种好。”

  就这么着,在地头狠狠地批评了张老两个多小时,参战的职工们也都在现场做了批评和自我批评。这还没完事儿,第二天,全队300多号人都下到田里,硬是用了一个上午,把80%的豆种从土里扒出来,并按照要求重新种上,才算完了。

  这件事,对张老触动很大。他告诉记者:“受了批评,自己感觉到身上担子的沉重。领导把工作交到自己手上,不能做老好人,一丝一毫都不能放松对工作标准的要求,自觉当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不辜负领导和同志的信任,把好关,看好地,让每一粒粮食都用在会战职工的温饱上。”

  虽然张老后来又回到了采油岗位,当了指导员,最后又调往党校当了领导,但在他的人生中,这两次“改行”留给他的回忆,让他终身难忘。

  文/摄 大庆晚报记者 伏虎

关键词:老会战 大庆油田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