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新闻 >> 民生

守护者见证者!他们不是赶时间 是在与死神赛跑

2019-05-16 09:10:55    来源:大庆网    编辑:刘海涛

  原标题:守护者·见证者

  大庆市中医医院综合内科(二),前身为关怀科,始建于2010年10月,目前科室有25名医护人员,他们每一年都会接触很多危重病人。他们是生命的守护者,也是死亡的见证者,还是温暖的给予者。

医护人员紧紧地握住患者的手。

  他们不是赶时间,是在与死神赛跑

  战场是啥样,临终病房就是啥样。护士们经常是小跑,医生则恨不得分身。

  危重病人来了,呼吸都快没了,血压极低……边推病床,医生边跟患者家属沟通,询问既往病史、病情,下医嘱进行紧急抢救。病情危急,患者血容量不足,三四个护士同时围上,每个人拿着一个止血带,在患者身上到处找静脉输液的地方。

  按常规理论,静点穿刺部位首选前臂,尽量避免在下肢输液。但是,面对类似上述的极危重症病人,只要能扎上,就是开通了救命的通道。

  你找上面,我找下面,只要能扎上就行。这是救命的通道,没有通道,就无法给药。

  这样的场面太常见了!

  医生一天喝不上一口水

  忙的时候,一天连一口水都喝不上,说了很多话,做了很多事,连嗓子都哑了。

  是不是觉得夸张?

  有一天,医生刘旭红回家,跟爱人提起自己一天没喝上一口水。爱人诧异地说:“你喝一口水,就需要几秒钟,咋一天喝不上水呢?”

  那天,刘旭红从早晨八点到晚上十二点,一共接收了9个患者。这些患者都是危重患者,有的病情十分危急,需要紧急抢救。

  对于有病情变化的病人,医生得密切地观察病人的各项指标,及时下医嘱。医生还需要跟亲属沟通患者病情,采取哪种治疗方案。当然,还需要及时完善病例。

  老患者也是危重病人,也有病情变化,需要密切关注。所以,不是没有喝水的时间,而是忙得根本忘记了喝水。刘旭红说:“那天,我累得心脏难受,吃了药,躺了几个小时,才好点儿。”

  这是医生,那护士呢?

  护士忙到小跑

  记者亲眼所见,护士们经常是一路小跑去执行医嘱,给患者进行检查,做处置,交代家属护理注意事项……

  危重病人,病情复杂,进行各种处置时,技术操作难度大、危险系数高、劳动强度大。

  就拿静脉输液来说,应该挺普通,可是如果病人是这样的,就难了:长时间卧床的患者,血容量低;长期化疗的病人,血管被化疗药物损害,血管特别硬,没有弹性;有出血倾向的病人;高度浮肿的病人……

  这些患者生命有限,很多已经卧床,护士需要做的基础护理很多:会阴护理、扣背、留置胃管、口腔护理等。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要进行这么多护理?

  拿口腔护理为例,无意识的患者不能吞咽,无法通过口腔进食,如果不及时对口腔护理,极易造成口腔炎症。

  病人家属跟护士接触得最多,一位家属对记者说:“她们这活儿,我可干不了,整天脚不沾地,一整被病人吐一身,吃个饭还三起三落的,总有人找。”

  曾经从救助站转来一个神志不清、病情危重的患者,拉到了裤子里。护士们挪床时,他的呕吐直接喷到了两个护士的身上。护士们还争分夺秒地为他吸尽了口鼻分泌物,下了胃管,进行胃肠减压后,才有空整理自己。

护士在记录处置时间。

  呕吐物、排泄物里看病情

  医护人员不怕脏、不怕累,还得细心、负责。

  一位护士正在铺床,一个家属路过。家属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离身体很远,怕塑料袋里的东西挨到自己。

  护士赶紧问:“怎么了”。

  家属说“刚才吐的”。

  护士看了一看,赶紧说:“你拿给医生看一眼。”

  家属拿着袋子去找医生了。护士告诉记者,从呕吐物和排泄物里,能看出患者病情的变化,这些变化不能忽略。护士经常提醒护工和家属,要细心观察,呕吐物和排泄物如果发现异常,应该找医生辨别。

  医生张陶然说,呕吐物和排泄物能看出病情变化。

透过玻璃门,里面是人生百态。

  患者的一声“谢谢”,背后有千言万语

  在采访过程中,不止一个家属背着医护人员跟记者说:“不是因为你来采访就夸他们,他们是真的对病人好,对我们也好。”

  一位家属说:“啥时候问他们,他们总是乐呵呵的,态度特别好。”

  工作这么累,压力那么大,还能整天乐呵呵的,这是如何做到的?

  将对人与对事分开

  记者问“90”后护士郭瑀:“碰到态度不好的病人,心里会不会特别难受?”

  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了一个故事。50多岁的癌症患者李大爷情绪不好,郭瑀第一次给他测血压的时候,他就发脾气:“总测什么血压,一天测四五遍,不测……”他话里还有脏字。

  郭瑀说:“他烦躁、脾气不好,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测血压这件事。他不仅冲我发脾气,也冲别的护士发脾气,而且测量血压确实感觉不太好。”

  回忆起李大爷,郭瑀言语之间没有一丝怨气。

  她说:“从李大爷来,我就护理他。刚开始,他能坐着吃饭,还能说话,后来就躺着了,勉强会翻身,再后来,动不了了,完全意识不清……两个月,我经历了一个人从有力气发脾气到离开这个世界的整个过程,他去世的时候,我心里特别难受。”

  患者慨叹“认识你们太晚了”

  有的患者刚到病房时,情绪不好。去年年末,癌症患者陈大爷住到病房。刚来时,护士问他哪儿难受,陈大爷都不搭理,还自言自语地说:“活着有啥意思,疼得要死。”

  有一次,陈大爷路过,看到护士在说话。护士孙柏莲笑呵呵地说:“陈叔,你有事儿?”倔老头说:“没事儿,我听你们说话挺有意思。”

  从此以后,陈大爷的态度慢慢变好了,看护士不忙时,就说:“你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陈大爷问孙柏莲:“护士长,我咋这么疼啊?”

  “陈叔,这跟你总躺着有关,你坐一坐,没事儿的时候按摩一下肌肉。”

  睡完一觉,陈大爷还会问同样的问题,甚至一天问三四遍,护士也不烦,一遍遍地解释。有时,护士就握着他的手,跟他聊会儿天。

  陈大爷后来跟护士们说:“认识你们太晚了。”

  记者最后一次采访,医生正在查房,陈大爷的情况不太好。孙柏莲试探他是否意识清醒,就趴在他耳边问:“陈叔,你能听见吗?听见就睁开眼睛。”陈大爷才勉强地睁开眼睛,却说不了话。

  孙柏莲说,有的患者开始态度不好,但你对他(患者)好,他能感受得到。慢慢地,他的态度就好了。

综合内科(二)病区的全家福。

  一句“谢谢”足以让医护人员开心

  虽然每天很累,压力很大,但护士孙建说,患者的一声“谢谢”,就会让她很开心。她说,病人被疾病折磨得很痛苦,他们已经很疲惫了,在这么疲惫的情况下,能说声“谢谢”,是多么不容易。

  陪护时间稍长的患者家属,常问护士:“你忙吗?”

  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有着急的事儿,你先做。我的事儿没那么着急,我可以再等一会儿。”

  郭瑀说:“患者知道自己不差那一会儿,但那时候我可能正在忙,就差那一会儿。这是他们在为我们着想,所以,无论多忙,我都会紧接着问一下对方的情况。”

  有时,患者的这声“谢谢”,不仅是感谢,还有愧疚。

  曾有一个肺癌的中年男患者,喘憋得难受,给他注射药物,他像失去理智一样胡乱推搡。他个子高,挥舞着胳膊,又抠又挠的,还冲医护人员吐痰。家属和几个护士有点按不住他,他站着,护士就站着,他蹲着,护士就蹲着,这样,才能顺着他的劲儿给他推药。等到喘憋缓解后,他也知道自己打人不对,很不好意思地跟护士们说:“刚才(的事),谢谢啊!”

  一声慨叹,背后有千言万语。一声感谢,背后有很多付出。医护人员,守护临终病人走向死亡。

  文/大庆日报记者 辛士丽 摄/大庆日报实习记者 李后冬

  记者手记

  终点,让起点更有意义

  因为采访,我一次次走进临终病房,每次都能见到一些床上换了新面孔。

  曾经的熟悉的老面孔呢?

  不用问,他们不是出院了,是“走”了。尽管这一切在意料之中,可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哀伤。

  可从另一个角度看,死亡既是一种打击,也是一种激励。

  如果没有终点,也许我们的人生永远磨蹭在起点;如果没有死亡,那么活着也会变得无比沉闷。正因为生命有始有终,我们才更加珍惜起点和终点之间的这一段旅程。

  活着,是我们存在的方式;

  活好,则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也有人作弊,提前到达终点。一个小伙子,一念之差喝了农药,多器官衰竭。当他想活时,已为时太晚。另一个年轻人为了挣钱,不顾身体预警,检查时已是肠癌晚期。

  我们都知道生命只有一次,都知道要活在当下,但是,我们却未必在人生中的每一天,都珍惜生命,活在当下。

  我们不妨问一下自己:如果死亡突然降临,是否有未完成的心愿?是不是对别人有亏欠?离开这个世界时,我希望墓志铭上写些什么……

  无论问题有多少个,最好的答案却只有一个:此生,无憾。

  大庆日报记者 辛士丽

关键词:守护者 见证者 赶时间 死神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