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新闻 >> 民生

思考:当死亡离你很近,你会怎样?珍惜生 接受死

2019-05-16 09:03:40    来源:大庆网    编辑:刘海涛

  原标题:珍惜生·接受死

  如果,有一天,死亡离你很近,你会怎样?

  恐惧?愤怒?还是接受?

  如果你的心脏停跳,你希望做心脏复苏吗?你愿意采取如插管和机械通气这样的积极治疗吗?如果不能自行进食,你愿意采取鼻饲或者静脉营养吗?怎样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如何让生命圆满?

  《最好的告别》作者美国医生阿图·葛文德说:“生的愉悦与死的坦然都将成为生命圆满的标志。”

护士在给患者进行静点处置。

  怕着、盼着、瞒着

  病人进入濒死阶段时,开始为心理否认期,这时病人往往不承认自己病情的严重,否认自己已病入膏肓,总希望有奇迹出现。

  当病人得知病情确无挽救希望,预感已面临死亡时,就进入了死亡恐惧期,表现为恐惧、烦躁、暴怒。

  当病人确信死亡已不可避免,而且瞬间即来,此时病人反而沉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也就进入了接受期。

  无论你怕与不怕,死亡都会来

  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患者们对待死亡的态度是不一样的,这可能因为他们处于不同阶段,也可能是他们本身对死亡的认识是不一样的。

  对死亡的恐惧常常会压垮一些人,这些人有限的余生中充满了恐惧。有的家庭刻意隐瞒病人,就是担心病人的心理防线会崩溃。

  食道癌晚期患者张大爷虽然知道自己得了重病,却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家里人一直犹豫,是否告诉他真实病情。后来,家人觉得老人时日不多,不想他去世时连自己的死因都不知道,就告诉了他实情。自此以后,每次护士给他进行常规检查时,他都以为是要给他穿临终前的衣服。哪怕是撸起衣服袖子测血压,他都十分惊慌。

  他一遍一遍地念叨:“我得了无法挽救的病,无法挽救……”

  也有的人,坦然接受了死亡。

  罹患癌症的李大姐问:“护士长,问你个事儿呗,死的时候疼不疼啊?”护士长肯定地回答:“不疼。”

  “不疼就行,我不怕死,就怕疼。护士长,你再上班的时候,恐怕就见不到我了。”

  不久后,李大姐走了,走得很安详。

  还有些患者,期盼着死亡,甚至急切地期盼着。

  “大夫,这个病啥时候能死?”

  “这病咋发展得这么慢呢,太难受了。”

  “我不想活了,咋不让我死呢?”

  ……

  有的患者被抢救过来后会抱怨说:“哎呀,我都快到鬼门关了,怎么又把我救回来了,救我干啥,我活着也是遭罪。”

  无论你如何留恋,该走的终究会走

  无论是患者还是家属,面对现实,都是接受死亡最好的选择。

  采用姑息安宁治疗的很多病人都是危重病人,所以医护人员会循序渐进地让家属面对现实:亲人的病情正在恶化,可能随时死亡。

  这样,当死亡来临时,家属会更容易接受亲人的离去。

  记者采访时,正赶上一位患者家属咨询医生李江涛:“大夫,我怎么发现我妈的脸那么红呢,今天比昨天红,是不是病情有好转啊?”医生跟着家属去看了病人,果然,病人的脸红扑扑的。如果不是卧病在床,你会觉得她的脸色真挺好的。检查完,李江涛没说什么,给家属个眼神,家属跟着来他来到病房外。李江涛告诉家属:“患者的凝血机制很不好,家属喂东西,要喂容易消化的东西,以防止出现消化道出血,当凝血机制不好的时候,外部看着挺好的,但是体内的一些重要器官一旦出血,命就很难保住了,要有心理准备。”

  护士郭瑀说,虽然每个人都会死去,都需要接受死亡,但是有人还是无法接受亲人的死亡。她永远都忘不了一个小伙子去世时,他妈妈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这个小伙子被发现时,已经是结肠癌晚期了。他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也是他们最大的骄傲,他们无法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然而事实是,死亡终究到来,谁都无法改变结果。

  矛盾着、挣扎着、接受着

  濒死者的需求可分三个阶段:保存生命;解除痛苦;没有痛苦地死去。因此,当死亡不可避免时,病人最大的需求是安宁、避免骚扰,亲属随和地陪伴,给予精神安慰和寄托,对美(如花、音乐等)的需要,或者有某些特殊的需要,如写遗嘱,见最想见的人等。病人亲属都要尽量给予病人这些精神上的安慰和照料,使他们无痛苦地度过人生的最后时刻。

  无法表达想法,死亡往往身不由己

  在综合内科(二)病区,生死是每天的课题。如果可以延长寿命,但身心十分痛苦,你会怎样选择?

  几乎每个住进这里的病人和家属都面临着这样的选择。当病人无法表达想法时,只能家属来拿主意。所以有时候,对于患者来说,死亡往往身不由己。

  有时,患者家属也因为看法有分歧而激烈争执。医生们总能遇到这样的难题:一部分家属要保守治疗(即姑息安宁治疗),一部分家属要积极治疗,治疗方案一改再改。保守治疗和积极治疗的区别在于患者存活的时间。由两者引发的家庭矛盾,再从家庭矛盾转移至医患矛盾的案例不是少数。有时,当患者死亡后,难以接受的家属会投诉:“怎么这么快就去世了?”有的家属坚持保守治疗,但当患者死亡后,又不承认自己要求医生采取保守治疗。后来,为了避免医疗纠纷,就是谁签字,医生听谁的。

  记者在采访过程,一位护士提及“生前预嘱”。“生前预嘱”是指人们在意识清楚时签署的,说明在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临终时要或不要哪种医疗护理的指示文件,如“我不可以进行有痛的治疗”“不插管”……“生前预嘱”还会减轻儿女的心理负担,不救,不是不孝顺,而是尊重。

  病人一心求死,亲人不愿放手

  有时,病人在意识清楚的时候,一心求死,但亲人舍不得,不肯放手。

  很多病人骨瘦如柴,甚至达到了骨头外面只有一层皮包裹的境地。过度的瘦弱背后,往往是难以言表的痛苦,可谓是生不如死,但是……

  一位在综合内科(二)病区住院的患者得了胰腺癌,这种癌很疼。开始时他忍着疼,也不呻吟。但人的忍耐能力都是有限的,到了后期,疼得不行。患者就跟医生说: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加速死亡,他实在受不了病痛的折磨了。可是患者家属对医生说,不到最后时刻,不要放弃抢救。

  姑息安宁治疗不同于安乐死,即不促进也不延迟病人死亡。

  作为医生,一边面对着家属的殷切期望,一边面对着患者的痛苦不已,确实为难,医生李江涛只能两边做思想工作。

  经过几次抢救后,患者精疲力尽,一心求死。

  最后一次,家属们看到患者的痛苦,终于放手了。

  病重老人终于看到全家团圆

  在综合内科(二)病区,不乏空巢老人。

  80多岁的章大爷因低血糖昏迷摔倒入院。老人摔倒时,手压在胸前,在地上躺了50多个小时才被发现。到医院时,他胸前的皮肤由于长时间压迫,已经出现了大面积溃疡坏死。

  实际上,现代社会很多空巢老人独自居住,跟家里的孩子很久才能见上一面。有时,见到的时候,老人已经病重。

  护士刘思佳拍过最心酸的照片是在病房中:一位癌症老人的最后一张全家福。老人60多岁,由于病情很重,有一次,远方的子女都来看望她。家人都齐了,老人跟护士说:“你能帮我照一张全家福吗?”平常,老人都是平躺着,拍照的时候,护士特意为她摇起了床,让老人半坐着。老人的前后左右围满了家人。护士还故意逗了一下老人,老人笑了笑。

  不久后,老人就去世了,这是她照的最后一张全家福。

  刘思佳说,每次想起这个场景,心里就特别难过。老人最后一张全家福竟然是在病房照的。

  实际上,很多老人很孤独。有的患者甚至天天盼着医生、护士去病房,这样能陪他(她)聊会儿天,说会儿话。护士长孙柏莲说,有的时候哪怕是问问他们吃没吃饭、今天状态怎么样,他们都很开心。

  护士张莹说,在人生的最后阶段,家人应该多陪陪患者。在他(她)有清醒的想法时,他(她)可以跟子女表达:比如人生还有没有未实现的愿望,比如在生命的弥留之际,他(她)是回家,还是在医院继续治疗……

宁静的病房。 大庆日报资料片

  请给将逝之人安宁

  很多临终患者在综合内科(二)病区度过了他们的最后岁月。

  人生五味杂陈,世间百态万千。重病威胁着生命,考验着亲情、友情和爱情。能够安详、无痛苦地死亡,是一种幸福。然而,有时……

  有的家属因为财产分配不均而在病床前争执,有人因一时之气,与病房其他患者家属打架,有的家属对患者不理不睬……

  面对将逝之人,请留给他们最后的安宁。

  文/大庆日报记者 辛士丽 摄/大庆日报实习记者 李后冬

关键词:思考 死亡 珍惜生 接受死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