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大庆新闻 >> 油化

大庆人坚守“传家宝” 传承传统不走样(图)

2019-03-14 07:56:46    来源:大庆网    编辑:石 晶

  原标题:石油人的双肩依然有力

      ——大庆人坚守“传家宝”,传承传统不走样

  每次提起“人拉肩扛精神”,人们的眼前总会浮现这样一幕:身穿羊皮袄、头戴棉帽的钻井工人,在铁人王进喜的带领下,连拉带扛,硬是将60多吨重的钻机从火车上卸下来,又搬上钻台。

  时至今日,社会进步,生产力提高,大庆石油人还会坚守这种精神吗?答案是肯定的,石油人的肩膀依然有力。无论时间怎样推移,“人拉肩扛精神”不能变,传家宝不能丢。任何时期,大庆人都会牢记传统,传承精神,用这种精神去征服工作中遇到的“拦路虎”。

  四个健壮的小伙子,一边拧闸门,一边数数,两个多小时整整转动880圈

  对于石油工人来说,开关闸门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项,可谓司空见惯,驾轻就熟。可是要关闭一个转动近千圈才能合上的闸门,是不是会让他们打怵呢?答案是否定的。在困难面前,石油工人从不退缩。

  有一次,水务公司中引水厂内部工艺改造,外网管线需要停掉,中区营业所巡线工王宝辉和其他三名同事一起去关闭龙聚干线4号阀井。这个阀井的闸门直径1.6米、高4米,每次关闭它,都得拧上880圈,少一圈都不行。

  虽然这个活儿不好干,可是王宝辉几人到现场后,并没有感到为难。他们顺着铁梯子爬进4米多深的阀井里,8只手同时抓住冰冷的闸门,一起逆时针转动。1圈、2圈、3圈……刚开始,闸门还挺听话,可拧了100多圈以后,几个人渐渐感觉吃力,无论用多大劲儿,闸门就是“赖”着不动。

  越往后越难拧,这也在几个人的预料中,幸好他们早有准备,只见王宝辉取出一根又粗又长的绳子,一头拴到闸门上,另一头,几个人拽到肩膀上,像纤夫拉纤似的,低着头,弓着腿,围着闸门一圈一圈转起来。

  当年,1205钻井队打铁人第一口井——萨55井时,需要将钻机运到井场,没有吊车与拖拉机这样的运输设备,他们就是用棕绳、撬杠、圆木等简易的工具,凭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干劲儿,硬是将钻机装上了车。现如今,大庆石油人怎么会被这点小困难吓到呢!

  闸门井内空间狭小,光线昏暗,几个人的腿动不动就磕到管线上。腿磕青了,碰紫了,可是谁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大家都清楚,如果不及时关闭这个闸门,会造成采油一厂、采油三厂大面积停产,为了生产平稳,吃再多的苦也值得。581圈、582圈、583圈……四个健壮的小伙子,一边拧着闸门,一边数着数,用了两个多小时,整整转动了880圈,才将闸门关严。

  过去的“人拉肩扛精神”,是客观条件缺乏保证的情况下,人们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一种表现。今天的大庆油田,处于提质增效、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仍然需要这种“人拉肩扛精神”去克服工作上的困难,去迎接前进道路上的种种挑战。

新时代的钻井工人不忘老传统,在钻井生产中不断攻坚克难。(资料片)

  泵房里30多摄氏度,6名员工齐心协力,一步一步往前挪动外输泵

  大庆油田建设之初,生产条件较差,需要人拉肩扛运设备。虽然现在生产力提高了,但是也会有特殊情况,需要人工来搬运。

  去年夏天,采油二厂第五作业区南二联合站的一台外输泵到了“退休年龄”,为了消除安全隐患,保证生产平稳运行,队里决定更换一台新泵。

  外输泵房内空间狭仄,专用设备进不去,只能靠人工将新泵搬运到基础上。要知道,这台外输泵足有一吨半重,别说搬,就是挪一下都费劲。即便如此,副队长梁超、技术员张鑫和同事们丝毫没有打怵。

  旧的外输泵卸下来后,梁超用钢丝绳捆住新外输泵,这样挂导链会比较容易。紧接着,他将导链挂在钢丝绳上,和张鑫拽着导链往前走。这个时候,中间的两名员工扶着外输泵,后面的两名员工用撬杠往前撬设备的底部。6名员工齐心协力,一点点挪动外输泵。

  当年打萨55这口井时,由于客观条件不足,钻井工人们是靠人拉肩扛的办法,有的在前面拉,有的在后面用撬杠撬,硬是将两台五六吨重的泥浆泵运到钻台上。梁超几人干的活儿,不就是当年铁人王进喜带领钻井工人们将泥浆泵运到钻台上的场景重现吗?

  经典的事迹是伟大的,传统的力量是无穷的,几个人从老会战身上继承了那股干劲儿。

  泵房里有30多摄氏度,闷热闷热的,但是大家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几个人用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继续投入到生产当中,一步一步往前挪动设备。

  当年的钻井工人能将泥浆泵运到钻台,今天的石油工人一样不负使命。经过大家的不懈努力,这台崭新的外输泵终于从房门口挪到了基础上。看着这台新“上岗”的外输泵,梁超和同事们不由露出了笑容。

  会战初期,钻进工人们用人拉肩扛的方式来运设备,这表现在形式上是一种力量,从实质上讲则是一种态度,一种在困难面前表决心的态度。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也无论在任何时期,人们始终需要一种消化困境的能力,这也是“人拉肩扛精神”带给后辈们最宝贵的财富。

寒风中,石油工人顶着管线中喷涌的水,更换闸门。(资料片)

  深夜PK万斤链,一组链条有300多斤,没有运输工具,只能人拉肩扛

  生产不等人,尤其是出现紧急故障的时候,更是要使出十二分的力气,全力以赴,紧急抢修。

  说到紧急抢修,昆仑集团水泥公司三分厂生产车间的员工深有感触。一年冬天的深夜,厂里的斗式提升机的电流瞬间过低,经过工作人员的诊断,发现是链条断裂导致的,必须及时更换,否则会影响正常生产。事不宜迟,副厂长李斌和车间主任赵海彬赶紧带领员工进行抢修。

  斗式提升机的链条可是个重量级的家伙,一组链条得有300多斤,再加上料斗,足足有万斤重,难怪大家经常开玩笑说“这简直就是万斤链”。要想更换链条,必须得把料斗和链条组装在一起,这是个精细活儿,得用螺丝将它们拧紧。然而,链条的孔隙比较细,戴着棉手套很难将螺丝拧上。

  时间不等人,李斌几人将棉手套全都摘掉,换成了线手套。天寒地冷,一会工夫,大家的手就冻木了,可是谁都没吭声,一直默默地进行着手上的动作。当年打萨55井时,钻井工人们靠人力将几十吨重的设备从车上卸下来,也是没有一个人抱怨。由此可见,昆仑集团员工的这种不怕苦、不怕难的精神,是有来头的。

  料斗和链条组装好后,得运到斗式提升机跟前。别看只是30米左右的距离,可是一组链条有300多斤,而且有30多组。没有运输工具,每组只能靠人拉肩扛。李斌毫不犹豫地将绳子系在链条上,把另一端搭在肩上,弯着腰,一步步地往前挪着走。

  每一组链条运到地方,都要立即进行安装。旧链条被气焊切割下来后,要将新链条接到旧链条上,然后用销子穿在新旧链条的连接处,再利用齿轮的转动,把新链条带入轨道,如此,一组链条就光荣“上岗”了。

  在紧张忙碌的抢修现场,李斌、赵海彬和同事们从深夜干到天亮,又从白天干到夜晚,整整奋战了20个小时,才结束战斗。大家累得筋疲力尽,手被冻坏了,肩膀被绳子勒肿了,双腿沉得像灌了铅一样。不过,看到生产恢复正常,大家都很激动,笑容爬上了脸庞。

一锹又一锹,王东红、战海用人力挖坑找漏点,在行动中践行“人拉肩扛精神”。通讯员 陈紫君 摄

  征战“黑泥湾”,在满是淤泥的操作坑里一干几个小时

  在满是淤泥的操作坑里,一干就是几个小时,石油工人们没喊过一声苦,没叫过一声累。

  有一次,蒙妮坦职业高中附近的管线出现漏点,水务公司管网分公司抢修维护部主任王冬立即领着同事们去抢修。通常情况下,管线出现漏点都是用挖沟机将管线挖出来,可是这次的现场不同,地下又是电缆,又是天然气管线,错综复杂。为了避免误伤其他管线,王冬几人决定人工挖坑。

  天色阴沉,几个身穿红色工服、头戴棉帽子的石油工人,在北风呼啸的野外忙来忙去。要想让管线露出来,至少得挖一个深度将近两米的操作坑,可是现场空间狭小,在场的人只能轮流干。员工战海和王东红拎着铁锹首先上阵,硬邦邦的土地上瞬间传来阵阵铁器与泥土交锋的声音。

  管网分公司抢修维护部要维护的管线可不少,每次碰到复杂管线,都得他们进行人工挖坑。话说挖操作坑已经很不容易了,漏点还不停地往外冒水,几个人的衣服早就湿了。坑里到处都是大稀泥,简直就像黑泥湾一样,弄得他们浑身都是泥点子。

  操作坑越挖越深,也越干越吃力。大风呼啸,他们的脸被吹得通红,脚被冰凉的淤泥冻得麻木,可是大家的干劲儿丝毫不受影响,累了,就活动活动腕子,捶几下腰。当年,铁人王进喜带领弟兄们打井,可是克服了不可能克服的困难,眼前这点小麻烦,怎么能让现在的石油人退缩呢。

  时间将近晌午,该吃饭了,单位将午饭送到现场。几个白钢桶里装着好几种炒菜,热气腾腾的。王冬和同事们围了过去,蹲在一旁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午饭过后,几个人来不及休息,又拎着铁锹重返战场,继续挖管线。操作坑已经很深了,人站在里面都看不到脑袋,唯有黑乎乎的泥巴不停地被甩出来。就这样,经过几个小时的抢修,这场维修补漏战以胜利收场。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是铁人的名言,也是“人拉肩扛精神”的精髓。石油工人不是铁打的,可是意志却坚强如铁,双肩依然厚实、有力。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们始终不忘传统,并从中汲取营养和力量,用“人拉肩扛精神”激励自己,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大庆日报记者 卞鹤

关键词:大庆人 传家宝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