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大庆新闻 >> 经济

大庆民营孵化器如何"破壳" 不能单纯靠政府扶持

2018-07-10 11:49    来源:大庆网    编辑:刘海涛

  原标题:民营孵化器助推本地创新创业,成为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但它本身也是一种市场主体,其自身也需要提升服务能力和孵化质量

      民营孵化载体亟须“破壳”之力

  近两年,大庆掀起了创新创业热潮的上升期,势头正盛,势能很强,在这股创业浪潮中,对创业主体进行孵化的民营孵化器也开始大量出现。

  记者调查发现,大庆的民营孵化载体在向孵化器4.0迈进的过程中,有的载体昂首阔步、推陈出新,有的定位精准、稳扎稳打,有的却瞻前顾后、进退失据。

  民营孵化载体,也是一种市场主体,一种创业形式。大庆的民营孵化载体,需要自身具备“破壳”之力,自己“破壳”,再帮助创业项目“破壳”。有能力孵化出自己,才有能力去孵化其他,否则都是空谈。

  动态:民营孵化载体没有看上去那么美

  前几天,记者约访某企业,地点选择在一家创业咖啡,不料却遭遇“铁将军把门”。

  记者打通了某创业咖啡合伙人之一的电话方得知,五一之后,房租到期,这家创业咖啡迫于资金压力准备搬迁到萨区电商产业示范园(23中旧址),借用某公司的部分空间,继续运营。

  当初曾在大庆双创圈里成为热点话题的这家创咖,在走过了两年之后,其运营模式和专业能力的短板日渐凸显,房租到期,新的资金缺口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正当记者为这家创咖感到遗憾之际,另一家创投孵化中心关门的消息再次让人百感交集。

  几乎是同期,业界比较有名气的又一家众创公司也因为资金问题陷入危机。

  这家众创公司的创建者原来经营一家科技公司,主营业务是物联网,在技术渠道方面有一定优势。在创建众创公司之后,吸收的也多是与新一代信息技术紧密关联的创业项目或团队,并在渠道、技术和资金方面给予扶持。

  对于筛选出的好的项目,这家众创公司也会给予相应的股权投资。比如有个做VR技术的团队,可比肩国内同类技术水平,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都购买过他们的技术服务。但据其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这个项目的资金链已经断了,目前处于停滞状态。

  “主要是每一次的开发成本和拍片成本都不低,资金链一断,项目就无法继续了。”工作人员说,而且国内投资机构对大庆的项目也存在地域偏见,他的朋友带团队去融资,却很难得到认同。

  “我们现在是以别的公司的盈利来养众创空间,但这种方式也很难持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这家众创公司只剩3家在孵企业,并且明显效益不好。

  肇源一家创业基地的总经理也是愁绪满怀,基地运营好几年了,投资巨大,却招不到好项目,目前在孵企业仅剩2家,其中一家还是停产状态。

  “县域经济这几年发展很好,但相对来讲,还存在差距。在农产品加工领域,肇源还有一些不错的企业或项目,但想招科技型企业很难。”这位总经理说。

  与国内民资创建孵化载体的热潮类似,大庆民营孵化器虽极大地助推了本地的创新创业,成为助推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但市场是不以主观意愿运行的,民资创建孵化载体的热情,在面对市场冰冷的淘洗后,最终还是要靠实力和能力来说话的。

  “民营孵化载体的生存真的很艰难!”创业人咖啡付大海感慨说,股权收益是未来的回报,不能满足现实的收益需求。而收房租就抬高了门槛,与民营孵化器建立的初心背道而驰,不收房租又很难缓解运营成本的压力。

  “这是民营孵化载体天生的矛盾,很难解决。”付大海说,没有点情怀的人,都坚持不下去。

  “民营孵化载体的主观意愿和情怀非常值得推崇,但市场只会用冰冷的数据说话。所以民营孵化载体要想活下去,活得更好,还应该做好自己定位,引进外埠资源,提升专业服务能力和完善孵化功能。”新梦想孵化器负责人孙庆利认为。

  亮点:孵化载体专业化发展的趋势渐显

  前不久,思特科技总经理宁广良向记者透露了他想建立一个关于数字艺术的众创空间的设想,并很快就付诸了行动,就在最近他已经让团队制定出详细的项目计划书和路演报告,正式向有关部门提出拟建大庆数字艺术园区的申请。

  思特科技近两年快速发展,其人机体感互动技术相关产品、服务和体验馆在国内市场取得了非常好的业绩。但宁广良并不满足于此,他看到的是数字艺术创意产业巨大的发展前景。但由于数字艺术涉及的技术非常复杂,需要很多创意团队来参与创作,还需要投入大量设备、资金,所以根据自身核心能力,围绕企业核心业务和比较优势,宁广良谋划了这个数字艺术产业园区,根本目的就是聚集技术人才、艺术人才、创意团队以及资金和市场。

  去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强化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进一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入发展的意见》提出,引导众创空间向专业化、精细化方向升级,支持龙头骨干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围绕优势细分领域建设平台型众创空间。

  思特科技就是遵循这一指导思想,发挥自身的专业能力和比较优势,搭建数字艺术创意产业这个细分领域的平台型众创空间。

  宁广良这个计划并不是大庆的首创,在此之前,大云科技的寇明喜就始终想以自己企业为核心,打造一个基于软件即服务的SaaS平台,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能推进。

  但他们的同行,明达韦尔的刘明却先一步创建了基于自身核心业务和专业优势的“智慧+”平台——掘金创客。

  “我们的优势是20年来软件行业的技术沉淀和市场积累,尤其是医疗领域,我们有一定的比较优势。”刘明告诉记者,基于智慧医疗和健康产业的发展前景,他创建了这个平台,为健康类科技型项目的创业者提供办公场地、办公设备、网络、项目路演、项目洽谈、融资、管理、渠道营销等深度服务。

  目前,掘金创客在孵团队有5家,包括4个科技型公司和一家健康服务机构,数量虽不多,但都与明达韦尔的“智慧+健康”战略紧密关联,彼此之间优势互补,作为产业链或价值链上的节点,共同构建出一个自己的小生态圈。

  几乎是同一年,大庆环保产业的领军型企业百世环保与总部大厦股份制合作,建立了黑龙江百世环保产业孵化器,搭建垂直化、专业化的孵化平台,打造区域内环保产业的生态型孵化载体。

  董事长李继凤告诉记者,百世环保要构建的不是一个单纯的物理空间,不是把企业招进来,给予相关的专业服务,辅导其毕业就万事大吉。

  “我们最终要形成一个虚拟平台,也将启动一个环保产业标准的云平台。”她更大的目标是,以自己企业的技术优势、智库资源和市场资源为核心,与入孵企业形成基于价值链的强关联,最终通过建立标准,构建一个环保产业的生态链,入驻孵化器的不一定要进驻物理空间,只要介入他们的价值链条也算是一种入孵。

  “我们孵化的不一定是本地企业。”这一点新梦想孵化器的孙庆利与李继凤不谋而合。新梦想孵化器在大庆民营孵化载体中算是比较“另类”的,不注重物理空间的进驻,而注重企业孵化的实质效果。

  “实际上,很多企业需要的不是办公场所,而是提质增效。”孙庆利告诉记者,新梦想不是做创业苗圃的,而是更像一个“虚拟加速器”,他们整合外部资源,形成自己的专业服务能力,为有一定潜力却存在发展瓶颈的企业提供专业化全过程服务,通过赚取服务费或股权收益来实现盈利。

  观点:不能单纯依靠政府扶持,孵化器自己都孵化不了,怎么孵化其他企业

  “一般观点,中国企业的寿命是2.5-3年。我们新梦想已经活了三年,且越来越好。可以说,我们先把自己孵化成了。”孙庆利说,企业在孵化器里,生命周期和发展质量相应提高是人们的主观意愿,根据不同孵化载体的特点和能力不同,结果也有差异。但现在的问题是,民营孵化载体本身的生命周期和发展质量都出现了问题。

  怎么能活下来,怎么能活得好?很多民营孵化载体一提到此,可能会有各种牢骚或抱怨,区域经济整体水平、营商环境、创新主体和创新资源不足、专业人才和高级人才稀缺、投融资环境、政策扶持等等,都会成为“宣泄口”。

  但很多民营孵化载体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否存在问题和不足?

  创业企业为什么要选择民营孵化载体?民营孵化载体相对于公办孵化载体的优势是什么?

  众所周知,公办孵化载体,因体制和机制原因,很难与入孵企业形成强关联,而民营孵化载体却可以通过股权投资,与入孵企业建立捆绑机制。因此,公办孵化载体的盈利模式更多是传统的房租和服务收费,而民营孵化载体不但可以随意调整租金以低租或免租吸引创业项目,还可以通过股权投资,提供免费的全程孵化服务。

  但问题恰恰出在此,在本地数量众多的民营孵化载体中,究竟是否具备专业的孵化服务能力?

  大庆市科技局三百行动办负责人宋新强告诉记者,政府对创新创业的支持力度是持续加大的,对创新创业孵化载体也有力度很大的支持政策。

  省里有《黑龙江省扶持科技企业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发展政策实施细则》,为了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孵化器、众创空间建设,综合考核孵化器和众创空间上一年度新孵化科技型企业的数量、质量及孵化器服务成本投入情况给予后补助。孵化绩效后补助资金分为20、40、60、80、100万元5档,综合考核孵化器和众创空间评价总分及运营成本支出情况给予补贴,主要用于补充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建设及运营。

  我市在2017年推出了《大庆市科技企业孵化器管理办法》,主要对科技企业孵化器进行数据统计和绩效评价等,绩效评价为优秀的孵化器可获资金奖励。

  “被评为A+级、A级、A-级的孵化器,可分别获得50万元、30万元、20万元的绩效奖励。”宋新强说,省市两级的奖励,力度都不小,对于一般体量的民营孵化载体,能很大程度上缓解运营成本压力。

  但是,政府有这些支持,民营孵化载体却没能力活下去,是否应该从自身寻找原因呢?

  同样是民营孵化载体,同样面临运营成本压力,为什么有的陷入生存危机?有的却能做得颇有声色,还通过省级备案?

  “创新运营模式、优化盈利模式、拓展专业服务功能、提升全程服务能力才是民营孵化器努力的方向。”孙庆利认为,抱怨没有用,单纯依赖政府的扶持也不应该成为一个创业孵化载体的发展观。

  “如果连自己都‘孵化’不了,还怎么有能力去孵化其他企业?”Leader众创空间发起人李会影认为,市工信委前不久出台的《大庆市小型微型企业创业创新基地管理办法》表达的就是政府对民营孵化载体的基本要求——提升服务能力。

  “当然,政府对民营孵化载体的政策支持,也应该适当灵活一些。”孙庆利根据自己孵化器的特点提出建议,因为他的孵化器不具备体量和数量优势,但在孵化质量上却有比较优势。

  “对民营孵化载体的绩效考核,不应该注重体量,应该在孵化数量和孵化质量并举。”孙庆利说。

  思考:垂直化和专业化是否是唯一出路

  孵化器的服务体系要完善,不能光有物理空间,还要有专业的运营团队。比如资本运营、股权改造,以及法律、人事、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的事务,这些都要提供辅导服务。要有导师和服务机构的辅导,实现科技与金融的结合,要能解决企业成长中所需要的各种创新要素条件。

  “目前,大庆众多民营孵化载体中,具备这样完善服务体系的并不多。”孙庆利告诉记者,新梦想也是到发达地区多方联系,才逐渐引进和建立起专业服务体系。

  但从现实角度讲,民营孵化载体对接资源的能力本身就不强,那么只能通过打破边界,优势互补、共享资源来建立区域孵化生态来解决。

  在2016年,当时还是大庆高新区创业服务中心主任的黄雪梅就提出了要建立区域创业孵化生态圈的思路。同年,大庆市科技局也出台了构建“1+3+5+7”的孵化器发展格局的相关意见。

  但构建生态不是立竿见影的事,而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刘明认为,民营孵化载体也是一种市场主体,也是创新创业的形式,处于创新创业市场的供给侧,自身需要通过供给侧改革提升服务能力和孵化质量。

  “民营孵化载体的运营成本需要降,在孵企业的成本需要降,民营孵化载体的短板,在孵企业的短板,也都需要补强。”刘明说,虽然都希望政府支持,但最终,民营孵化载体还得靠自强来发展。

  根据掘金创客的发展经验,刘明认为,大庆民营孵化载体,应该立足本地既有的优势资源,做好自身定位,细分市场需求,做得更垂直化和专业化,而不是大而全的综合型孵化载体。

  “孵化器要真正具有良好的孵化服务功能,就应该通过导入资源,聚焦行业,解决行业中的难点,来培育创新型企业实现盈利能力,这个行业垂直就是聚焦行业。比如我聚焦健康行业和农业,做‘智慧+健康’和‘智慧+农业’的生态孵化平台;百世环保聚焦环保产业,做云平台,做产业标准,共享资源,优化价值链等等。”刘明说。

  “但是,无论怎样,民营孵化器还是要首先做好自身定位。”创业人咖啡发起人付大海认为,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才能为企业提供什么。

  此外,民营孵化器的发展理念和模式也很重要。孵化器不仅仅是一个物理场所,与互联网融合还能形成网上孵化器,像百世环保要做的云平台,借助互联网优势聚合更多资源提供各种创业服务。

  孵化器要能够推动更多人聚集在一起,进行集成创新,为行业的创新和创业提供更多便利,帮助企业练“内功”。

  “一定要明确自己能做孵化链上的哪一段,明确自己在区域孵化体系中所处的位置和自身具备的专业能力能够体现的作用,民营孵化载体才初步具备存在的价值和生存下去的可能。”刘明说。

  当众多垂直性、专业性很强的民营孵化器建立起来运行好,各自之间有互补、有共享、有协同,区域的孵化生态圈就基本形成了,区域创新的势能就会上来,资金和人才就会涌向这里,形成一种创新的潮流,这种生态效应的形成对区域经济的发展非常重要,会提供一种内在的创新动力。

  大庆日报记者 王骁

关键词:民营 孵化载体 孵化器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