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大庆新闻 >> 文化

评论家杨铁钢:载入史册的杨利民

2017-11-23 10:39    来源:大庆网    编辑:李红艳

  原标题:载入史册的杨利民

      为纪念中国话剧诞辰110周年暨杨利民戏剧作品展演而作

编者按:11月15日晚,我市剧作家杨利民精品剧目《大湿地》在大庆歌剧院上演,“纪念中国话剧诞辰110周年暨杨利民戏剧作品展演”拉开了序幕,演出获得掌声阵阵。演出结束后,大庆文体旅集团特邀省市文学家、艺术家和评论家对杨利民作品进行了专题研讨。大庆日报今日报道评论家杨铁钢撰写的文章《载入史册的杨利民》,以飨读者。

杨利民

  1947年生于齐齐哈尔,成长于大庆,享誉全国的著名作家。

  从1971年试笔小说《暴风雪中》至今四十年间,杨利民共创作了数百万字的话剧、电影、电视剧本,及小说、散文、随笔。其中,代表他最高成就的还是其自《在这个家庭里》(1980年)至《大湿地》(2010-2011年)共二十部话剧剧本的创作:《黑色的玫瑰》(1983年)晋京演出,引起震动,获文化部优秀演出奖;《黑色的石头》(1986年)参加首届中国戏剧节,荣获第四届全国优秀剧本奖第一名,被称为现实主义里程碑;《大荒野》(1991年)晋京演出,获第六届全国优秀剧本提名奖,并被收入《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危情夫妻》(1994年)参加第三届中国戏剧节,获七项大奖,其后,参加在韩国举行的第二届亚洲戏剧节引起轰动;《地质师》(1996年)参加第五届中国艺术节和第六届中国戏剧届,荣获“文华大奖”第一名、“五个一工程”奖、“曹禺戏剧文学”奖三项大奖,同时被收入《20世纪中国当代文学精选·戏剧卷》……

  难以尽数的成绩、荣誉,得其一者即足可成名成家,而一身独任更是名副其实的大家。杨利民——中国二十世纪的戏剧文学大家,自然而必然地被载入史册:国家十一五重点规划图书——《中国话剧艺术通史·第二卷》共二十四章,杨利民独占整个第二十章。

  杨利民,是国家的骄傲,所以授予他“全国十佳编剧”、“德艺双馨”艺术家的称号和“五·一”劳动奖章;杨利民,更是大庆的骄傲,因此他被授予“终身艺术成就奖”。人们景仰赞美杨利民的成功与成就,理所应当;而追问探究杨利民取得成就的根源,尤有意义。

  独具个性的品质情怀

  杨利民出身于一个普通平民之家,自幼饱尝生活艰辛,未满18岁只身来到大庆,加入到虽艰苦却火热沸腾、极富朝气的油田建设大军中。北方博大、壮阔、冷峻、苍凉的自然环境,陶冶成了杨利民宽广的胸怀、坚毅的性格;在北方艰辛、丰富的奋斗生活阅历,累积成了杨利民丰厚坚实的人生底蕴与深刻高远的文学情怀。所有这一切注定了一个文学大家的诞生。诚如杨利民所言:“作为一个作家,我能写什么,不能写什么,似乎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

  高贵坚定的文学操守

  对文学的本质、创作的规律有明确的认知,是成为作家的先决条件。而对文学有高贵坚定的信仰与操守,是所有优秀作家的共性特征。杨利民所以成为大家,关键、核心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杨利民坚信: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并视此为“规律性的自然法则”来遵守。他认为:“所有的主义,所有的创作方法和艺术表现形式,直接或间接的都毫无疑问地来源于生活”。他警告一切试图改变这一“规律性的自然法则”的作家与做法“就像树木要挣脱泥土的束缚,那带来的只是死亡。”

  杨利民坚守:文学要反映时代。因为时代就是具体的作家所身在其中的现实生活。因为“作家所面临的时代和现实,是别无选择的道路。从历史到今天,所有逃避现实的作家,只能是堕落!”

  杨利民坚持:“用心写作”,做“有责任感的作家”。因此,他最崇敬的戏剧文学家是二十世纪美国的尤金·格拉斯通·奥尼尔,因为他对人类痛苦理解得最深、表现得最真。也因此,杨利民发愿:“像他那样,在漫长的写作生活中,始终保持一种正直、善良、关心我的祖国和人民”的情怀,在“关注人的生命、人的生存状态、人的生命价值的同时,将对人性的探幽与社会、与时代联系起来”。

  杨利民坚定:必须要以艺术之心来认识、把握、表现世界。只有如此,才能创作出真实、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以此有别于科学的定理、法律的条文、政治的概念,为人类开辟一条新的认识、把握表现世界的通道。只有如此,才能创作出富有艺术价值的作品:既伸张作家的个性,又丰富艺术的园地,更拓展接受者的观感。

  丰硕鲜明的成就特色

  作家,靠作品说话;成就,凭特色检验。戏剧文学大家杨利民的作品数量是丰富的,已如上述;而其作品的特色更是鲜明的,简说如下。

  题材丰富的追求。杨利民戏剧文学创作成果最显性特征是表现题材丰富,而此点又体现出明显的历时性变化:

  1991年以前,集中表现石油题材,主要作品有《黑色的石头》、《大雪地》、《大荒野》。

  1993年至1999年,进入大幅度拓展题材的新阶段:家庭问题剧《危情夫妻》、《在这个家庭里》;历史传说剧《黑草垛》;石油题材作品《地质师》;现实问题剧《北方的湖》。

  2000年以来,继续保持拓展题材的创作势头:校园青春剧《特殊故事》;家庭问题剧《活着,并且高贵地活着》;现实问题剧《秋天的二人转》;石油题材作品《铁人轶事》。

  杨利民所以能够创作出题材丰富的戏剧文学作品,是他善于学习,勇于解放思想,自觉努力追求的结果;是他凭借丰富的生活积累,深切体验、深度思考、深情表现的结果;是他披沙拣金,直抵事物根底、正视社会真相、表达人生终极关怀的结果。

  历史深度的挖掘。杨利民有着自觉、强烈、鲜明的历史意识,这在其戏剧文学创作中体现为三个方面:

  一是从宏观着眼,揭示和表现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对社会、人类的价值与作用。如《黑色的石头》、《大雪地》、《在这个家庭里》等作品揭示了历史发展的规律性,社会进步的严酷性,个体选择的艰难性。因此,在历史扬弃的过程中,对个体而言,是成为“扬”中的分子还是沦为“弃”中的成员,就成了人生不可回避的首要问题,而这一问题的解决也最能说明和验证“命运”的存在与作用的巨大。

  二是从微观入手,探寻个体经历对其人格形成的价值与作用,以此丰富其创作的表达和读者(观众)对历史、社会、人生的认知。《地质师》中罗大生的人生轨迹;《危情夫妻》中陈子明复杂矛盾性格的形成及其弟弟陈子重发奋致富的过程;《在这个家庭里》,陈庆儿的心智及人格成长发展的历程……都说明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人不能割断历史呀!”

  三是表现在对作品所表现的时间设定上。除少数作品有明确的时间区划外,多数作品的时间没有明确设定。其意义在于:从表现的角度看,一是扩大作品表达的张力,二是力图打通时间的壁垒,以增强表达的普遍性;从欣赏的角度看,就是有意引导读者(观众)从历史宏观层面来理解和接受,这无疑地增加了作品的宏大感和厚重度。

  人性主题的贯穿。人性,是人的自然属性升华到社会层面的特征表现。文学,以反映人的生活为内容,以揭示和表现人性为旨归。杨利民深谙此道,他通过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三个层面的诸多矛盾冲突的发掘、展示,一以贯之地揭示表现出了人性的丰富性与复杂性。《黑色的石头》、《大荒野》等作品,在表现人与自然的矛盾冲突中,体现出人的超强耐力、勇敢品质、牺牲精神。《在这个家庭里》、《特殊故事》通过对陈庆儿、冬辉形象的塑造,告诉世人:人性的形成、发展、变化,固然离不开个体内在的努力,但也离不开外在条件的影响。《地质师》、《黑草垛》、《活着,并且高贵地活着》、《铁人轶事》更是通过对个体复杂、深蕴的人性挖掘,深深打动人心,博得读者(观众)的掌声。

  哲理诗意的表达。杨利民的剧作通过设置人物、安排情节、提炼语言、酿造氛围等手段,使作品富有哲理和诗意。历史感扩大了创作的宽度,哲理增加了作品的深度,而诗意的成分丰富了表现魅力。《大雪地》和《大荒野》是最具有艺术魅力的两部作品,前者具有深刻的哲理性,后者极富优美的诗意性。

  表现形式的创新。杨利民是创新意识极强的戏剧家,这不仅体现在其题材的开拓、主题的挖掘上,也体现在其形式的创造上。杨利民剧作大体有五种形式、体制:

  一是经典型话剧。即符合欧洲古典戏剧“三一律”创作要求的作品,如《危情夫妻》。

  二是小说体作品。如《黑色的石头》、《地质师》、《黑草垛》、《北方的湖》、《在这个家庭里》、《活着,并且高贵地活着》、《大雪地》等。

  三是散文体作品。最典型的作品是《铁人轶事》。

  四是诗意性作品。意涵或悠远深邃如《大荒野》,或热烈奔放如《地质师》、《特殊故事》。

  五是歌剧式作品。如《秋天的二人转》。

  杨铁钢

关键词:杨利民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