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大庆新闻 >> 油化

咱们工人有绝活:测试能人出 皆有技傍身

2017-08-03 14:03    来源:大庆网    编辑:李红艳

  原标题:测试能人出 皆有技傍身

  “绝活”的舞台上,大咖秀一场接一场,场场精彩,让人惊叹。今天登场的5个身形伟岸的高手,是采油五厂第二油矿测试队的测试工们。测试工的工作十分重要,主要是通过测试高压水井,在充分了解地层状况的情况下,保证原油的优质开采。这么一个重要的工种,究竟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精彩呢?

  张琪

  快速拆装投捞器

  投捞器是我们日常工作中经常用到的一个工具,这个工具因为经常在井下工作,所以要做好日常保养,说白了,就是要经常拆开给它们的零部件挨个打点油。别小瞧了这项日常工作,要想做得出色,不是一件容易事。

  我叫张琪,今年35岁,干了8年的测试工。要说我最引以为傲的绝活,非拆装投捞器莫属。我拆装投捞器,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快。别人9分钟拆装完的投捞器,我5分钟轻松搞定。我能做到这么迅速,又能保证拆装的质量,主要是因为我手上有准头。

  “我见识过王琪拆装投捞器,堪称一绝。”测试工朱文武说,“看王琪拆装投捞器你会发现,他所有的操作都很准确,从没说为了求快弄错哪一步。在保证所有步骤都做到位的情况下,还能有这么快的速度,不简单啊。”

  同事王家硕附和道:“我参加工作的时间没张哥长,对他拆装投捞器这一块特别佩服,我是怎么练都赶不上他的速度。真的,毫不夸张地说,张琪是我见过的拆装投捞器速度最快的。”投捞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十几个零部件,都拆开抹油再组装,5分钟完成是什么概念,记者必须见识一下。张琪也不含糊,拿起投捞器给记者演示起来。他的双手就像按了快进键一样飞速动起来,先是用管钳拧开投捞器顶的伞帽头,还没等看清他是怎么操作的,一个完整的投捞器就被“大卸八块”了,前后不过一分钟。

  接下来就是挨个零部件打黄油了。张琪直接用手擦上黄油往部件上涂,速度虽然快,手也很滑,但是十几个零部件,就像抹了胶水一样,没有一个从他手上滑脱,不一会儿就完工了。往一起组装的难度最大,因为所有零部件往里放的时候都看不见,全凭手感,但这丝毫没有影响王琪的速度,他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一看表,不到5分钟,真是太快了。

  大庆日报记者 徐智慧

  甄庆涛

  “开天窗”巧打电缆头

  打电缆头是我们的习惯叫法,其实就是把电缆和下井仪器连起来,中间有个保护电缆线的部件叫电缆头。以前打电缆头的方法是把线扯到一头,连上之后用胶布把连接处封上。用这种方法连,且不说不方便、浪费时间,还容易损坏电缆线,我就想到了一个小妙招。

  我叫甄庆涛,今年36岁,做了7年测试工。前面我说的小妙招,也就是我今天要给大家展示的绝活,就是给电缆头“开天窗”,简便操作的同时,也能有效防止电缆线破损。

  我用这个小妙招连接一个电缆头,顶多需要5分钟,一般人赶不上我这个速度。

  “说到甄庆涛的这个小妙招,还有渊源呢。”测试工王海堃说,“那次我俩一起上井,发现井口电压不稳,是电缆头漏电导致的。甄庆涛回去后冥思苦想,想到了这个小妙招,用了之后,从来没出现过电缆头漏电的情况,问题算是彻底解决了。”

  测试工谭良凯说:“甄庆涛的这个方法,除了能保证电缆头不漏电以外,最大的优点是能节省很多时间。现在我们连接电缆头都用这招,又简单又好用。”

  正好手边就有一个电缆头,甄庆涛给记者现场操作起来。甄庆涛拿过一个筒状的电缆头,直接用割片在钢制的外壁上割开一个上宽下窄的口子,露出了里面的电缆线。然后,他用尖嘴钳子一点点地把电缆线的外壁划开。划开后,他并没急着接线,而是拿来一截输液用的小塑料管套在了线上,才开始接线。

  接好电缆线,甄庆涛没有用到传统绝缘用的纱布,而是拿来一个吸满了黄油的针管,对准刚才套着电缆线的小塑料管,一点点地往塑料管里注黄油,用来密封、隔水。确定黄油填满了管子,甄庆涛把线塞回了电缆头。全部工作结束,只用了4分半钟,比传统方法快了一倍还多。

  大庆日报记者 徐智慧

  李士龙

  速调水量一次成功

  测试工的主要工作是测试高压水井。水井各层的水量都有一个标准配注值,实际上,并不是每层的水量都能达到配注值,这时候就需要我们测试工来进行水量调试了。调水量并不简单,因为调的时候全凭感觉,对速度也有要求。

  我叫李士龙,今年40岁,干测试工有18年了。要说测试工的活儿,我都手到擒来,但是要论绝活,调水量肯定是我最拿手的。这么说吧,我调水量能一次到位,也就三四分钟。一般人达不到我这种程度,都是反复调,这一反复,二三十分钟就过去了。

  “李士龙的绝技,我领教过。”测试工刘国庆说,“不仅领教过,还跟李士龙学过呢。他告诉我,调水量必须了解每口井的状况,根据井的情况进行判断,经验最重要。李士龙手把手地教我,我也学了他的几成功力。”

  测试工李凯说:“我就是李士龙说的那种情况,调水量会反复调,手上就是没准。我调一次水量基本上都是半个小时左右,准确率太低,所以我对李士龙三四分钟就能搞定的技术,特别佩服。”

  只用说的不形象,李士龙决定现象给记者展示一下。

  李士龙拿出连着现场井口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着水量的曲线。李士龙指给记者看,水量是20方,他要做的是把水量调整到10方。只见他点了一下鼠标,屏幕上的曲线突然消失了,这时地下的水嘴正在慢慢被调小。

  不一会儿,李士龙抬起点鼠标的手指,敲击了一下,随着鼠标按钮再次“咯噔”一声,屏幕上的曲线又出现了,地下的水嘴随之停止了调节。诀窍就在这两次点鼠标的间隔上,时间短了没效果,时间过长水就没有了。

  记者顺着李士龙的手指方向看去,水量显示10方。这也太牛了吧,别人半个小时才能完成的活儿,到他这儿居然用了不到三分钟。

  大庆日报记者 徐智慧

  王富磊

  打绳结又快又好

  说起打绳结,一线工人并不陌生。我们测试工打绳结主要是用来连接井下仪器的,而且都是现场打,所以打绳结的快慢直接影响生产速度。还有就是绳结除了要打得结实,达到标准也很重要,必须让两个相连的工具能灵活转动才行。

  我叫王富磊,今年40岁,干了19年的测试工。我的绝活是打绳结,不到3分钟就能打好3个绳结,且保证每一个都符合标准。别看这个工作听着挺简单,做起来可不那么容易,手劲儿必须足够大,还得有一定的技巧才行。

  “王富磊的手劲儿是真大。”测试工崔凯波说,“打绳结确实需要比较大的手劲儿,那钢丝看着不怎么粗,可是真的挺硬的,没有手劲儿根本转不动。但是光有手劲儿也不行,我手劲儿也不小,却没有他打得快,也没有他打得好。”

  测试工刘涛涛说:“打绳结可以说是我们测试工必备的基本功,以前我就不行,怎么都打不好。王富磊是我的老班长,教过我打绳结。感觉钢丝在他手里一下子变软了似的,特别听话。虽然我现在也能打出合格的绳结,但是比他还是差点。”

  光说不练假把式,王富磊现场给记者展示起来。王富磊拿过一根钢丝,就像捏橡皮泥一样,用手毫不费劲地把钢丝打成了一个很小、很圆的圈,然后用右手里的钳子夹着小圈,左手则拿着剩余的钢丝开始打圈,上面绕四圈、下面绕三圈,一个绳结就打好了。这时候,一般人都是用钳子把剩下的钢丝剪断,王富磊却利落地反方向一绕,钢丝直接被绕断,他顺势开始缠下一个。

  3个绳结全部打好,记者看了眼手里的计时器,2分40秒,比标准时间快了近一分钟。再看打好的3个绳结,就像复制的一样,非常整齐,每一圈都特别紧,没有毛刺和翘头。王富磊挨个拿起来在绳帽头里检验,全都能灵活转动。

  大庆日报记者 徐智慧

  张拥军

  捞落物一步到位

  生产中最怕遇到井下落物,如果作业中操作不平稳、起下仪器过快,或者起到井口未减速撞井口等,都容易造成井下落物。一般来说,井下落物里头,脱口落物最难打捞,因为它没有绳帽头,仪器很难接上,这时候就很考验技术了。

  我叫张拥军,今年43岁的我已经做了19年的测试工。今天我要展示的绝活,就是打捞井下落物。我打捞井下落物,能做到一步到位,不用反复起放,只要放下去就能捞到落物,只要往起提就能一下把落物捞出来,也就15分钟吧,我就能把落物捞上来。

  “张拥军捞落物我见过。”测试工孙建说,“那速度是真快,几乎是一碰到落物就把它捞上来了,没多费一点事儿。这就说明他操作得非常平稳,技术相当过硬。”

  孙建的话,说得测试工张云宝直点头,“张拥军这个一步到位捞落物绝对厉害,他下到井下的打捞器仿佛连着他自己的身体似的,只要一捞到落物,他瞬间就能感觉到。我也打捞过落物,就没有他捞得那么好,这个绝活确实够绝。”

  这到底是怎么个让人惊叹的捞落物过程呢?记者跟着张拥军来到了井口。已经提前判断好落物的类型和打捞的工具,接下来就看张拥军大显身手了。张拥军来到绞车的操作台旁,手握着刹车手柄,眼睛盯着测深器,观察打捞工具下降的深度。

  还差10米就接近落物的时候,张拥军缓慢地将刹车掰到底,果断地停住了绞车,伸手去拉连着工具的钢丝,借此来感受捞到落物之前的工具重量。然后,他放开刹车,让工具继续平稳下放。接下来,张拥军都没用观察张力器显示的数值,直接凭感觉压了一下钢丝,感受了一下重量,嘴里叨咕着“捞着了”,就开始平稳地往出起工具。整个过程不到15分钟,让人心生敬佩。

  大庆日报记者 徐智慧

关键词:咱们工人有绝活 测试工 高压水井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