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大庆新闻 >> 文化

东北大鼓:东三省当家曲艺

2017-03-30 09:58    来源:大庆日报    编辑:张珊

  原标题:“技忆”系列报道之二

      东北大鼓:东三省当家曲艺

  现如今,东北二人转炙手可热,成了东北人的招牌艺术形式。殊不知,在东三省民间还有一种艺术形式比二人转名气更响亮、历史更悠久、技术含量更高,2011年被列入第三批黑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这就是东北大鼓。

  弦子一响、鼓板一敲,一出《三国选段》从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东北大鼓传承人刘桂荣(艺名刘孝荣)口中娓娓道来。演唱的腔调时而音色脆美,时而悠扬委婉;时而凄楚悲凉,时而欢快顺畅,让听者如痴如醉。

 

代表性传承人刘桂英表演东北大鼓。

  “这是东北大鼓,咱东三省的当家曲艺!”据57岁的刘桂荣介绍,东北大鼓这种曲艺形式,年轻人可能不熟悉,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它的名气比二人转更响亮、对演员的技艺要求更高,是老百姓人人爱好的曲种,2011年被列入第三批黑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

  鼓板声腔中的北方韵味

  那时的艺人,一天能挣别人一个月的工资,还能吃顿白面饼

  “说东北大鼓不像唱二人转,人多,乐器也多,唱东北大鼓就演员和弦师两个人,一个书鼓、一副简板和一把三弦,摆张桌子就开唱。”国家一级编剧、市曲艺家协会主席郑彦清告诉记者,东北大鼓又叫“弦子书”,是一种民间曲艺鼓书,表演形式为一人自击书鼓,自打简板,先演奏“鼓套”,然后唱小段(唱二十分钟左右住下),紧接着开始说唱长篇书,并随着故事情节发展而加入肢体动作,来塑造各种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另有专人操三弦伴奏,其唱腔简洁苍劲,风格似说似唱,韵味非常独特,是东北三省人人都爱好的曲种。

  今年66岁的李守田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大鼓迷。虽然他不会唱,但很会写书,很多东北大鼓演员写书时都向他请教。

  说起对东北大鼓的热爱,李守田的亲身经历可以作证。他说,那时老百姓没什么消遣方式,听大鼓书几乎是他们唯一的娱乐,而优秀的大鼓艺人更是那个时代老百姓心中的“明星”,当时,每到农闲或是年关,公社就会请唱大鼓的班子来说书,只要一开场,每场都会爆满。那时的李守田,还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但对于东北大鼓的喜爱程度,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境地。十里八村一有大鼓艺人到来,他就跟在哥哥屁股后面跑去听。听完一场,大家都会嚷嚷着再来一场。

  “东北大鼓就相当于知识宝库,对我影响非常大。”李守田说,大鼓艺人们随着故事情节的变化而扮演男女老幼,三教九流五行八作都丝丝入扣,人情世故、世态炎凉无不绘声绘色,加上取材多是“四郎探母”、“三国演义”之类的情节紧张刺激,让老百姓听得眼睛发呆,更主要的是,他们讲道德说仁义,书中人物行善者必得好,作恶者必得恶,这些让自己很受益。

  也正因对东北大鼓痴迷,大家对东北大鼓艺人也非常尊敬。“当时吃饭都是要粮票的,一个人一年能吃上的白面都是有数的,但是只要家里请了说东北大鼓的,那都是赶紧把白面烙饼,热腾腾地给他们端上去,就盼望他们吃得好了,能说出更有意思的故事来。”李守田回忆道,那时候挣工分,一天一个工能折合人民币1块钱左右,而他们一晚上能挣8块钱,后来涨到15块钱,最高的时候达到30块钱,相当于一个社员一个月的工资。

东北大鼓艺人表演,如今已难见这种场景。

  自创的四板绝技全国独一份

  三十三年演出上万场,红遍三肇、吉林、辽宁,还把东北大鼓唱进天津、河北

  “我唱东北大鼓,全是因为我母亲爱听东北大鼓。”刘桂英回忆道,母亲爱听东北大鼓和评书,家里也会时不常地请唱大鼓的班子,自己也听得入迷了,还跟着人家学会了很多段子,7岁那年便开始登台演出,17岁开始拜师学艺。

  “打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刘桂英说,最开始练的串板,即两块木板,中间用绳串起来,打的时候需要双手配合,一个手打,另一个手的大拇指敲、推、碾、击,而且在打板的同时还要有节拍地迈步,这一练就是三年。

  1979年,东北大鼓又在各地开唱了,刘桂英开始到茶楼演出。从首次登台表演开始,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就成了轰动一时的明星。

  “一是女说书先生少,二是当时我年轻、漂亮。”刘桂英说,当时确实感受到粉丝们的热情。

  “会打两块板子的有,但会打四块板子的全国就我一人。”刘桂英说,自己在串板的基础上又加了两块,声音变得更好听了,而四块简板就成了自己的绝技,东北乃至全国就她会此绝技。

  “要在哪演出,一亮演出海报,肯定满园。”凭着一身绝技,33年间,刘桂英从三肇起始,进吉林、过辽宁,直把东北大鼓唱进天津、河北,演出一万多场,锦旗得了100多面,真是应了那句歇后语——脚脖挂铃铛,走哪响哪!

  刘桂英的名气吸引了两位重量级人物的关注:一位是刘兰芳。她托人把刘桂英请到鞍山演出。刘桂英八次去鞍山,每次演出四个月,场场爆满,场场叫好;另一位是单田方。那时,单家一包饺子,就让刘桂英去吃。后来,单田方还送给她两本书,扉页上都写着“孝荣有出息。”

  “社会和家庭的双重原因,后来就很少表演了。”刘桂英说,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东北大鼓开始衰落,但当时自己还有不少邀约,到了1997年,听大鼓的少了,丈夫又突发脑梗瘫痪在床,不仅花光家里的积蓄,还需要自己照顾,便无暇顾及演出了,“为了过说书的瘾,我偶尔会在网上做直播,人称‘小刘兰芳’。

刘桂英在央视三套节目中接受采访。

  传承者的坚守与迷茫

  “我们败的不是艺术,而是功夫”

  如今,东北大鼓繁华落尽,无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落,面临着被人遗忘的无奈。“我们败的不是艺术,而是功夫。”我市曲艺爱好者、京东大鼓星火传人王宝滨说,由于曲牌和唱调不同,东北大鼓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五大流派,而刘桂英唱的是东北北派简板大鼓,又称江北梅家门,在肇源扎根落户,从炕头唱到村头,成为当地农民喜闻乐见的休闲娱乐方式,这源自其独有的艺术魅力。

  概括来说,北派简板大鼓的包袱抖得响、声音脆,语言标准、说书讲扣合情合理,唱法也透着东北的粗犷豪迈,跟东北人的性格特点天然地合拍,内容以讲述忠孝节义居多,没有虚幻怪诞之事,而这些都不是一般的艺术能达到的。

  “这就要求真正的书曲演员有一定的艺术功底。”王宝滨说,除了最基础的咬字吐音必须标准,演员必须能在说唱过程中一人分饰男女老幼多个角色,同时注意表情和步伐等等,而这些都需要下很大的功夫来学习,“先当上三年正式学徒,出徒之后也不算完,还要一直不断地学习。”北派简板大鼓的唯一传承人、已经57岁的刘桂英深切意识到,如果不把这项艺术传承下去,等自己走了,四板绝技就此失传了。

  然而,很多事情都是想得容易,做起来难。“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给你耳朵啊!”王宝滨说,东北大鼓的技艺比较高深,经济上却没有大的收益,吸引不了80后、90后一族涉足此行,连听的年轻人都是少之又少,自己无法将传承技艺作为一种谋生手段来满足基本生活收入,反而为了传承免费教徒。

  不过,幸好有人愿意学。刘桂英告诉记者,很早就表示想要收徒却无人愿意学,直到三年前,经过新闻媒体的普及推介,才有了现在的三位徒弟。“王艳娟和马立不需要照顾,只给她们做饭就行了。而小学徒袁韦营今年才12岁,刚开始来学那阵,我还要像妈妈一样给她洗澡、哄她入睡……”即便是这样,刘桂英乐此不疲,用她的话来说“真是喜欢,怕这一身技艺白瞎了。”

  2011年,东北大鼓被申请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为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带来了新的生机。在市非遗保护中心的支持和帮助下,刘桂英多次赴外地学习并进行经验交流,参加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培训班,让她开始逐渐思考起这门古老艺术的新出路。

  “我的学生们了解的只是东北大鼓的套路和片段,离系统地掌握东北大鼓的技艺精髓还有很大的差距。”采访结束时,刘桂英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说她想到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将自己的演出作品系统地录制成影像资料保存下来,传予后人,这其实也是自己多年以来的愿望。

  大庆日报记者 王翠 图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关键词:东北大鼓 曲艺 非物质文化遗产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